七海八音。

要来一次冗长而严肃的学级裁判吗。
我说不定是那个黑幕哦。
指出我的名字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爱している。

ご免なさい、いろいろ。

今日も顽张ってね。

【520予行练习。语法有错的话就装作看不见好了。】

Jen要结婚了,我今天才知道这个好消息真是消息闭塞。看见E-vite的一瞬间还以为是什么广告差点儿就删掉。看见这两个人的照片,笑得超级开心,我也眯着眼睛笑起来。
这个家伙,四年前就追Pattic追得要死要活的。搞得整个上课地点都在冒粉红色的泡泡,然后人家小姑娘怎么都不答应。我们都笑,打着赌看Jen什么时候放弃。
他就没有,他还就成了。我还记得奏奏拉着我去问Pattic什么心态终于答应了,她说超不爽,明明是她先喜欢的他。
我去这有什么不爽的,表示受了很大伤害的我和奏奏,可能当时精力比较充沛吧跑来跑去的,学给Jen听。把这个家伙乐的啊,笑着笑着摸了摸眼角。
后来大概是两年前么,两个人吵了好大一架,分手之后...

【太中】夜见。

夜见。

☆糖。一发完。(来自ANOTHER-S)


0.

——你听说过人死了之后会去向哪里吗?


——那种东西听说是听说过,天国地狱还是什么的,神神道道的传说里不是经常有吗?


——会见面吗......


——什么见面啊。


——就是和已经死去的大家。


——...嗯...我想也许不是“遇见”,而是通过什么“联系”在一起,这样吧。


1.

    太宰治从同学会的酒宴上抽身退回,虽然旧时的同窗少女有的已经出落得窈窕大方,但青年却没能从心底打起什么兴趣。他隔着窗子,由明朗的玻璃向里看去——乐呵呵的一团热闹。在夜见山北这样一...

絕對反抗。

第二章 北异调查  世界纪叁仟零一年十月(3001.10)

 终于到了。

因为不能够大张旗鼓地行使军部长的特权选择跨界乘务通道奔到北方的审判广场,所以乘坐千百年前就已经存在的交通工具从军部到北异边境,时间比原来的一周生生地多出了一倍。这两周里,漂亮但是又任性的天才博士明允在操作台上指导秦雾和的时候,常常按住操控芯片感应的按钮,然后我就听见脑海里清晰地响起反器材狙击枪轰碎了什么墙体的声音,还以为军部弑神者前三位出走调查之后,总部就被突袭轰炸了。不只是我,石赫和索尔斯也同样能从痕刻里听见。

这让我差一点就要扭头回军部去。

好在索尔斯还沉得住气,石赫也...

絕對反抗。

第一章上部分戳。


*  *  *

零鬼组。

以黑色为主色调的组织,充斥着钢铁辛辣的气味,忽略稍显浓重的杀气,也能算是一个上班的地方。在暗夜一般的背景下,他们显得尤其和谐而冷峻。和军部想要通过激发人体潜能的方针不同,零鬼组秉承机械至上的信条,以白起的话来说那就是,人是有太多限制了,但钢铁与冰冷却没有。

重装武器没有感情,该破坏时就破坏,比任何一个人都有用的多。

零鬼组总部大楼是用隐形材料建制成的半埋于地下的环形建筑,上层一半屹于地面上。以镜像屏蔽作为基础的墙体即使是放在城市中心,也无法被探测到。假若你不是零鬼组的成员而被带进这栋虚无之城的话—...

絕對反抗 。

绝对反抗。

         ————别太小看人类了啊。

(by七海八音。)

启文.


这些人,是经历生死的幸存者,要么为自己没有与深爱的人一起死去而悲哀,要么侥幸在这救济站里荒废掉自己余下的生命。说白了就都是苟延残喘。

幸存者Survivor. 也就是没有被选中的人,毫无能力在灾难到来之前守护他人的人。

这个世界的统治者不是人类,而是神明,它们确实存在,以世界外的傀儡师的姿态。

神的作弄就是,用毫无道理的天罚之灾夺去善良而优秀的人,留下更加深层的恐惧与悲哀在略微弱下的幸存者身上...

君の名は。

当流星的碎光跌进人的眼睛的时候,可能是不幸,亦或是幸福。

泷与三叶,城市与神社,空间与时间,甚至生与死,没有什么比遗忘更加不可逆转。最难过不是因为他们是完全相隔的人,而是遗忘了之后,平淡成长的过程。

旁观者看来,怎么能这样呢,她/他是你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啊,是不可以忘记的,绝对不想忘记的人。可是现实就是,连生活在同一世界同一时间线的人们,也都是如同结绳一样相互联系,却又同时彼此毫无关联的,随着时间慢慢沉淀流逝,不断的忘记,然后成长为大人。

可是诚哥的命运价值观给出了希望。

即使遗忘是我们自己不管多努力也没有办法逆转的事,但是羁绊是一定存在的,忘记了,就一定会重新认识,那时候一定会第一眼...

燃烧青春的高考。

从三百天变成两百天,也不过就是这么简单的流逝,甚至是刚刚买好的整理本连一本书的脉络还没整理完,就已经是两百天了。

高考近在咫尺啊。

说不累是假的,天天刷题,自己觉得累的时候同桌刷的比我更快更起劲,简直像长跑里面还不知死话的一直冲刺一样。大家都累,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因为这就是历练。一生当中除了这三百天,也没多少这么拼命的时候了。

况且还正当大家十七八岁的顽强倔强,又傻不拉几天真逗比的时候,即使是拼命,也天天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大笑着某某某好蠢啥的。太温暖了。

我从来都不否认上学真的很辛苦,而且我也扳着指头数着什么时候能放个假,什么时候开个运动会好休息休息。可是现在还没来得及数呢就已经是忙...

高三。

【好久没发暗黑系高中系列了】

【正好期初考试又没考好】


暑假阳光色的眸子里满是落寞

我的脑海中却全是开学和他的爪牙所带来的恐惧

“越远离我”

“你就越安全。“

我想起上一个暑假少年因为轻轻抱住我而惨死刀下的血腥场景

有些抱歉的朝他笑笑

他心底晓得,所以只是在身旁默默地看着

复习摸摸我的头

“还撑得住吗”

我点点头站起身

“别手下留情,那样的话赢不过的”

他自然知道我指的是九月期初

那个火色头发的双枪女人

少年善良,即使用刀也不忍心割开旧伤与动脉

“呜”

一声短暂悲鸣,随着刀刃内的弹簧发出的金属颤音

暑假的头颅惨白的滚在了我的脚下

未能和上的眼睛犹如晚霞...

【折纪】转瞬如歌(9)

☆这是第三次发了希望七海我能逃过这一劫

☆那么重新发车

一辆破三轮正在被追杀的三轮

接】

“小正臣,好好休息,明后天我还是有演出,晚上回来,不过不会像今天这么晚了放心☆明天晚上会一起吃饭。小正臣不会太想我吧~”青年收拾好琴凳那边一堆乱摊子,坐在少年的床边说。


隔了一会儿,本想装睡的少年难得地闷声说了一句。


“想,所以快点回来。”


“遵命☆”


夜深人静,草叶低语,黑暗中本是两个最为孤独的人却相拥着一并入梦。那一朵玫红色的蔷薇花也躺在枕上,仿佛一个才刚刚修炼得道的爱神,小心的庇佑着渐渐平稳起呼吸的两个人。...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