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太中双黑】我想握住你的手

等着我要用高考作文题写同人文哼哼哼

糖,一发完,我可能文力有点下降,可能脑洞有点大。

感谢点开的你。


我想握住你的手


// 

“近日来,横滨开始风靡名为光盲症的一种病。该病暂且未发现对正常人类行为活动有太大影响,然而患有光芒症的人会无法看见自己心中所念想的人。该病症已经开始蔓延,有关医疗部门正在加紧研发该病的治疗方法与疫苗,此间各社会服务部门注意安抚患者情绪,以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发生,望周知。”


即使新闻不说,大家心中也早已有了底。现在横滨总是能看见被感染的小孩子明明就站在妈妈旁边,却哭喊着找妈妈,或是街头形单影只的人蓦地增多...

残桜 zanka

残桜


“明日是否还能和你再会。”心中易谢的樱花笑言道。

花霭弥漫袅袅彩影

吸引着我沿途抵达

花影落水涟漪荡漾

为了相互传递这份温度

如那烂漫满开的樱花般平凡绽放

兀自凋落的人生

终落何处化春泥

铭刻的指针停止了转动

满开的心田樱花雨霏霏

风忽至,花满天,驻足停步

睁开双眼

落樱如竹筏般铺满河面东流而去

像是相互惋惜春日流逝

如那烂漫满开的樱花般平凡度日


双双共辞世

若此愿终得偿一声呜咽

若北风与太阳皆能平等的降临人世间

经历暴风雨的洗礼

终究迎接绚丽盛放繁景

蓦然回首徒剩我一人

停留在此枯枝上

为人所采撷而留的日渐衰竭的伤痕...

【太中】念年华。

六月十九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念年华。

文/七海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是夏,六月夏。花谢春去而草幽树密和着点点雨声,伴着屋内寂寥又昂贵的酒香,凝成屋中人明白灯光下晕染的橙色,正像昨日黄昏,那个明明没有昭告第二天的好天气却自顾火烧的鲜艳晚霞,只是多一份寂寥。然而,或许站在树下淋雨的另一个人,正等着那一份寂寥。


////

那把伞一直在中也的房间里,由于太过久远又很像尾崎红叶的东西,隐隐模糊记得是太宰治送的也未可知。搞不清楚的话,他就不去碰它,便一直以为是红叶姐的伞,或许是因为太过素淡薄浅,大姐才不乐意经常打着它。伞静静...

【太中】相思绊。(下)

\\

你有何事,芥川拦在中岛面前。

将信交给中原将军,三日后皇上便会备车马来接。绸包内的衣物请让中原将军在三日后晨间穿戴。

中原中也这一个多月来清清静静,太宰与孩子杳无音讯,听闻此话念信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冷笑。要把他中原中也置于平凡妃嫔中真是小瞧他。他闲的无事,正好又是进宫找到孩子的好机会,为何不去,他一定得去,不管他太宰治是不是和信上说的一样要来迎娶他。

中岛得到了能令皇上满意的答复,便欠了欠身转脸出了大门。

三日后,中岛与芥川一左一右骑马护驾,车中坐着凤冠霞帔的中也,一步步车辙弯曲稳步进京。入了宫门面朝正殿,车马便停下。

辰时本应早朝,皇上突然下旨召集文武百官来到午门正殿两侧。...

【太中】相思绊。(上)

高考结束来发文www还记得我吗噗。

(有生子注意,觉得不舒服的话大家可以当做没有明说的ABO来看。)

古王朝Setting. 绝对糖,一万字两发完。


相思绊。   

文\七海


五岭山头月半弯。


    \\

    纱橱外烛残点点,又是一日胧雨霏霏难霁。弦月无影,只留得青石板上的雨痕淅沥作响。储秀宫门闩严合,门外的宫女匆匆行过,在这不太喜人的天气里只期望着快些结束一天的疲累回到廊房上歇歇。老婆子们也...

Jen要结婚了,我今天才知道这个好消息真是消息闭塞。看见E-vite的一瞬间还以为是什么广告差点儿就删掉。看见这两个人的照片,笑得超级开心,我也眯着眼睛笑起来。
这个家伙,四年前就追Pattic追得要死要活的。搞得整个上课地点都在冒粉红色的泡泡,然后人家小姑娘怎么都不答应。我们都笑,打着赌看Jen什么时候放弃。
他就没有,他还就成了。我还记得奏奏拉着我去问Pattic什么心态终于答应了,她说超不爽,明明是她先喜欢的他。
我去这有什么不爽的,表示受了很大伤害的我和奏奏,可能当时精力比较充沛吧跑来跑去的,学给Jen听。把这个家伙乐的啊,笑着笑着摸了摸眼角。
后来大概是两年前么,两个人吵了好大一架,分手之后...

【太中】夜见。

夜见。

☆糖。一发完。(来自ANOTHER-S)


0.

——你听说过人死了之后会去向哪里吗?


——那种东西听说是听说过,天国地狱还是什么的,神神道道的传说里不是经常有吗?


——会见面吗......


——什么见面啊。


——就是和已经死去的大家。


——...嗯...我想也许不是“遇见”,而是通过什么“联系”在一起,这样吧。


1.

    太宰治从同学会的酒宴上抽身退回,虽然旧时的同窗少女有的已经出落得窈窕大方,但青年却没能从心底打起什么兴趣。他隔着窗子,由明朗的玻璃向里看去——乐呵呵的一团热闹。在夜见山北这样一...

絕對反抗。

第二章 北异调查  世界纪叁仟零一年十月(3001.10)

 终于到了。

因为不能够大张旗鼓地行使军部长的特权选择跨界乘务通道奔到北方的审判广场,所以乘坐千百年前就已经存在的交通工具从军部到北异边境,时间比原来的一周生生地多出了一倍。这两周里,漂亮但是又任性的天才博士明允在操作台上指导秦雾和的时候,常常按住操控芯片感应的按钮,然后我就听见脑海里清晰地响起反器材狙击枪轰碎了什么墙体的声音,还以为军部弑神者前三位出走调查之后,总部就被突袭轰炸了。不只是我,石赫和索尔斯也同样能从痕刻里听见。

这让我差一点就要扭头回军部去。

好在索尔斯还沉得住气,石赫也...

絕對反抗。

第一章上部分戳。


*  *  *

零鬼组。

以黑色为主色调的组织,充斥着钢铁辛辣的气味,忽略稍显浓重的杀气,也能算是一个上班的地方。在暗夜一般的背景下,他们显得尤其和谐而冷峻。和军部想要通过激发人体潜能的方针不同,零鬼组秉承机械至上的信条,以白起的话来说那就是,人是有太多限制了,但钢铁与冰冷却没有。

重装武器没有感情,该破坏时就破坏,比任何一个人都有用的多。

零鬼组总部大楼是用隐形材料建制成的半埋于地下的环形建筑,上层一半屹于地面上。以镜像屏蔽作为基础的墙体即使是放在城市中心,也无法被探测到。假若你不是零鬼组的成员而被带进这栋虚无之城的话—...

絕對反抗 。

绝对反抗。

         ————别太小看人类了啊。

(by七海八音。)

启文.


这些人,是经历生死的幸存者,要么为自己没有与深爱的人一起死去而悲哀,要么侥幸在这救济站里荒废掉自己余下的生命。说白了就都是苟延残喘。

幸存者Survivor. 也就是没有被选中的人,毫无能力在灾难到来之前守护他人的人。

这个世界的统治者不是人类,而是神明,它们确实存在,以世界外的傀儡师的姿态。

神的作弄就是,用毫无道理的天罚之灾夺去善良而优秀的人,留下更加深层的恐惧与悲哀在略微弱下的幸存者身上...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