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子规啼血落薄荷 2~3

(☆接第一弹www
(☆毫不大意的看下去吧~

薄荷的脸吓的像鬼一样白,但是他不敢说话。“薄荷……”隐隐约约听见子规在叫他,“薄荷…”
薄荷向前踏出了一步,跌坐在地上。子规周围的血红血红的杜鹃花在夜幕之下盛开,吵闹着想要吞噬下这个男孩。子规的精神已经不受控制了,杜鹃花的枝杈割破了他的手指。血把花朵染的太红了,妖艳凄美。
薄荷从地上爬起,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他把子规拉起来,摇晃着。可是即使眼睛是睁着的,子规就像是一个被控制着的木偶人一样。
薄荷即使再不相信诅咒什么的,这个时候也知道要赶快把子规拖出这片花海。
把子规背在背上之后,薄荷刚刚崴到的脚踝在声嘶力竭的抗议着。“子规,能听见的话就给我听着!”薄荷踉跄的慢慢走着,“告诉我,那到底是什么。”
“是灵魂…杜鹃…是…是羁绊…薄荷…薄荷快离开…不想伤害…薄荷…”
“哼,抢走了我的薄荷草现在让我离开?真是想的美呢。”
杜鹃花地又恢复了平静,一切如初。只是多了一株水绿色的薄荷草,长在了左前方的位置。
那是所有活着的生命心脏的位置。

#子规啼血落薄荷【第二弹】#

忽然听到了一阵冷笑,薄荷的汗毛全都竖起来了,打了一个寒战。一回头便瞥见了子规狞笑着血红的眼睛。“子规你…”薄荷还没来的及问出疑惑,便被什么尖利的东西扎进了脊柱。疼痛让他把背上的子规抖落了,鲜血顺着那利器流出了,汨汨的。那是一根杜鹃花的枝杈!
…………!
“啊!”薄荷叫了出声从床上坐起,“原来是梦吗?吓我一跳。”可是背部传来的痛苦差点儿把薄荷又疼晕过去。
“啊薄荷!”薄荷妈开心的冲进屋内,“儿子你睡了一整天了,找薄荷草结果晚上回家遇到坏人了吧,薄荷草也不见了…还是子规送你回来的呢,真得好好谢谢人家呢!等你伤好了………”
“妈妈,别说了…”薄荷神色萎靡,朝着床沿斜靠过去,“让我歇歇,等我能起身我就好·好·谢·谢·子规。”不知道咬牙切齿的声音是不是有点响,虽然对子规莫名其妙想要杀了他有点生气,但心中仍然在担心啊。
“子规那家伙到底怎么了…”这么喃喃着,薄荷又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一周之后,在那个日晖晦暗而眼眸未醒的时刻中,薄荷给家里留了一张字条便动身去了杜鹃花地那一边的子规家。
“薄荷…?”子规捋了捋才睡醒的呆毛,向薄荷走过来。
薄荷慢慢的向后退几步,掀开了衣服,背对子规。子规的眼帘中映入的,是薄荷背上出自他手的嫣红伤口。“你的杰作,还记得吗?”薄荷冷冷的闷声说。
“我伤的?薄荷你失忆了吗?明明好心送你回家路上被坏人的刀刺伤的啊!”
“别胡扯了!刀子上会有土吗,会有叶子花瓣什么的吗!是你用杜鹃花枝杈刺出来的!为什么会想要杀了我?”
薄荷顿了一下,觉得这么劈头盖脸的数落子规也没什么用。于是稍稍平静下来,略显颤抖的声音问:
“你…到底是什么…?”

#子规啼血落薄荷【第三弹】#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