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子规啼血落薄荷 4

(☆有点虐心不过最后肯定是甜哒w
(☆…两个有灵魂具像的男孩子…
(☆BL向但依旧不是很明显w

子规手捂住了头,斜对着白墙倒下去了。薄荷赶快环住他,慢慢将子规的手从颊前拨开。
“薄荷,你相信我吗?”子规别过脸去,幽幽地问道。
薄荷迟疑了很久。怎么能够相信这个想要杀了他的怪物,但是他看起来真的像是无助而又愧疚的样子。不管怎么说,如果有寄存在子规这里的怪物,现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相信。
“当然不相信。”薄荷说。
“那么这么说吧,我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子规苦苦的笑了,“但是有伤人的行为你还是第一次。常常,一到晚上对于血的味道就变的异常灵敏,会发出瘆人的叫声。”
“那种叫声…是你?!”薄荷有些惊讶。旋即想起了母亲曾经说过的那个故事,蜀地曾有一位皇帝名为望帝让贤后居西山而隐因相思而扭曲愿血,至春则啼,啼则出现血光。滴血下来,即为杜鹃花。
“嗯。”子规偏过头稍稍展了一下笑颜,“不是说不相信的吗?”
“我……”薄荷把子规放开,不说话,就站在那思索着。杜鹃花所生的子规?子规啼血才生的杜鹃花!子规…是那杜鹃花地的主控者。
不如说那块杜鹃花地便是他灵魂的实质…
“而我的薄荷草就种在了他灵魂的心脏上…”薄荷自言自语着。
子规突然抓住了薄荷的双肘,面对着薄荷,盯着他的眼睛说:“我从来没有想要伤害你,薄荷。我知道薄荷草是活的他能说话只不过我听不懂。种在心脏什么的不是你的错啊。薄荷!”
这么激动干什么,薄荷心里想。
夜里天光惨淡,连星星都没几颗,月牙发出幽灵般微绿的光。薄荷翻身下床,套上外衣就出门了。家人还睡得很沉,完全不清楚现在或是将来会发生的事。
薄荷来到了杜鹃花地,他径直走向了他的薄荷草。
“你终于来了…自从人们说你和植物说话精神有问题之后就没来过呢…”薄荷草夜风中摇晃着他的脑袋。
“我单刀直入的问了,你在杜鹃花地为什么能生存?”薄荷说。
“也会死,但是因为是你的灵魂。所以也就不一样了。”我的灵魂就不一样?为什么?薄荷眉头紧皱着想。
草继续絮絮叨叨的说:“而且长在了心脏的位置啊,不管怎么移除都会伤害到的吧。”
“子规想要杀我的样子你也看到了吧。”顿了一下,薄荷慢慢的说出来,“他的灵魂也许就是这杜鹃花………”
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灵魂打断了,薄荷盯着它。“不是杜鹃花地,不是杜鹃花地!子规的灵魂就是子规,是啼血者,是那只鸟啊。”草儿叶子低垂,急急忙忙的说出。
扭曲愿血了吗子规?和望帝一样啊,那么,只要薄荷草仍种在杜鹃心脏的位置,子规就要变成怪物了吗…?薄荷哭了。那个说他薄荷很漂亮的少言寡语的男孩即将消失,而取而代之的是那个夜晚守在杜鹃花地寻找新鲜血液的怪鸟……
我不愿意。
“嘿,你知道怎么能让子规恢复正常,和原来一样虽然有点怪但是不嗜血的平常人吗…?”摸摸眼角,故作轻松的问着他的灵魂薄荷草。
“直接拔出我的话子规心脏会有影响,只有三成的把握能让他恢复正常。但是……”薄荷草仰着脸看着男孩不说话了。
“就没有什么万全的方式吗,或者九成的把握?”薄荷慌慌张张地捏紧了草的叶片。“什么方法都行吗?”薄荷草的清香绕在周围,绽放的鲜红杜鹃似乎也在聆听着答案。
“快说!”为什么会这么着急?
“…”薄荷草音落,万籁此都寂,杜鹃花瓣上有一滴红色的露水倾在了薄荷的脸颊上。它说:
“你得死。”
#子规啼血落薄荷【第四弹】#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