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沙滩上的月光螺 【短篇原创】

(☆是BL不要在意w
(☆现代海边
(☆是个脑洞作为生贺哒w
(☆人物名不要吐槽我故意的]]




把耳朵贴近海螺能听见大海的声音唷。

砾砾是从小在海边长大的一个男孩子,所有的亲人都出海打渔维持生计。但是总有人在出海的时候丢失了性命,一次又一次,砾砾就开始畏惧大海了,即使住在海边,也不曾想过自己长大后也会出海。

螺螺不一样,当他还在牙牙学语的时候便向往着大海,向往着它的蓝色;向往着它的宽阔;向往着在金色的沙滩上奔跑,拾贝壳。

这天螺螺看到了大海,原来大海是碧蓝碧蓝的,这蓝叫人心旷神怡,如痴如醉。看到了大海,原来大海是那么大,让人想站的更高,想看个究竟,大海到底有多广阔。大海边上有那金色的沙滩,沙滩上一串串脚印交错着,他在那尽情的奔跑,把对大海的喜爱全都散发出去。

就这样,十岁的砾砾坐在树上摇晃着双腿这么百无聊赖的发呆中,望见了十二岁阳光下跑来跑去的螺螺。

“嗨!那个在树上的!我叫螺螺!”“啊…我…我是砾砾。”在喊话中,两个幼稚的男孩相识了。

时光荏苒,岁月渐渐。男孩子长大了。砾砾和螺螺已经是很好的小伙伴,砾砾也慢慢跟着螺螺去赶海了。虽然内心像是有魔鬼一样害怕着大海,但是仍然硬着头皮被螺螺拉着在海边到处玩。

这一天是砾砾的生日,他没有什么朋友只有螺螺。所以早晨的时候,晨风慢慢的吹拂着,砾砾拉住了螺螺,轻声说:“螺螺,今天我生日。”

“真的啊!那我要准备礼物了唷!会有很多人来庆祝吗?!?!??”

“你比我还兴奋啊,螺螺。”砾砾歪着头悠悠的说,“不会有很多人来,我…嗯……我只有你一个朋友呢。”

“啊,这样啊。那你去商店买一个咱们两吃的蛋糕,我来给你准备生日礼物。”螺螺兴高采烈地计划着,“这样才像个生日嘛!”

螺螺牵住砾砾的手肘,把他拉到了集市上嘱咐他买个蛋糕,然后俏皮的眨眨眼睛,拍了拍砾砾毛茸茸的脑袋瓜,就跑走了,嗯,对,准备砾砾的生日礼物。

螺螺跑向了海边。涨潮的时候,海面的景色可壮观了。银白的海浪一个紧接着一个向岸这边奔来。开始,浪花只像调皮的孩子一样跳跃着。过了一会儿,一米来高的大浪一个推着一个奔腾而来。海浪撞击在海边的礁石上,迸出碎玉般的浪花。砾砾像沙子,如此贴近大海却不愿深入了解,就这么悄悄的害怕着。但是沙滩上有美丽的海螺,在第一次和砾砾赶海的时候,螺螺就发现了。

砾砾把所有其他的螃蟹啊小虾子啊鲜贝啊都放进了螺螺的篓中,而自己只小心翼翼捧着一只海螺,不大也不是很漂亮,但砾砾就是不愿意松手。带回了家,掏肉晒好,砾砾就把它贴近耳朵,听啊听啊,那是亲人们在海上的声音,海浪的声音。

螺螺要潜水,到稍微深一点的海里去带回砾砾的生日礼物——月光螺。

潜水很危险,连当地的大人也是这么说的。有人会冒险来赚钱,潜水来得到深海珍珠贝。每次的价格都很高,但那也是能活着回来的后话。

“伯伯,我要潜一次水!”

“小孩子闹什么…”

“我真的需要一个月光螺!商店里的太贵了,买不起的。不游深的!”

“唉…好吧…我可是提醒过了。”

“太谢谢了!”

螺螺夺过了潜水具就开始了,先一开始确实是在稍浅的地方,但是那哪有什么月光螺!于是便越潜越深………

水深了,压强变大无法呼吸,导气管也不灵光起来。深水的危险原来是这样的啊,螺螺迷迷糊糊的想着。但他看见了一瓣奶白色的海螺贝,于是伸手紧紧的握住了………

另一边,砾砾纠结着生日蛋糕的事,结果拎了食材,自己回家烧起了饭。不过,砾砾为了让这一天像个生日,带了蜡烛回家。

已经多少个小时了?砾砾想。

很晚了反正。

刺耳的急救车声音划过天空,砾砾夺门而出。他担心那个等着急救的人是螺螺,不停的安慰自己,那一定不是螺螺,螺螺不会去做危险的事的,今天可是他的生日啊。

追着急救车明显的警报灯,砾砾现在站在海边大口大口喘息着。那个面色苍白,根本不像是健康的嬉笑着眨眼的螺螺的男孩,平静的躺在浪花儿的旁边。

即使不想承认,那男孩就是螺螺。

砾砾霎那间就哭了出来,眼泪哗哗的流淌,像是亲人离开的伤心。在砾砾看到男孩手中握着的月光螺之后,哭的更凶了。

砾砾跌坐在沙滩上。

医护人员那边突然传来了释然的欢欣的声音,砾砾赶快抬头望过去。模糊的泪眼中,他看到螺螺的手抬了起来向着他招手。

砾砾向着螺螺跑过去。

“混蛋,我以为你死了。”

“死了一下吧,不是活过来了吗笨蛋。”螺螺伸手,轻轻的拍了拍砾砾的头。

“月光螺…那个…我…很喜欢…”支支吾吾的砾砾慢慢说道。

“生日礼物…不喜欢也给我收着。”仍然有点虚弱的螺螺着实地硬声硬气的说。

“嗯…我收着。”

“啊对了,生日快乐笨蛋。”

“……你才是笨蛋……”

“扶我回家,笨蛋。”

“你………”

夕晖宛如渐渐回收的卷尺,一寸一寸的回到它初生的地方。月亮开始爬坡,把两个男孩回家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拉长…幼小的那个支撑着稍微高大的那个,慢慢回到家里。

重新活着的螺螺想,不如说是两个人共同的生日。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