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森林谎言 7

(☆接上一弹w
(☆七夕节过后警惕性down
(☆仍然森林组的两位w
(☆人类坏蛋设定也有好人





战争开始了。

人类之间也会为了不同的首领而卖命,而不同的首领有着多多少少相同的欲望。那是永远也填充不满的空虚感,所以要不断的索取,不断的以武力的手段抢夺。五年内对于森林的等待,让许多人气急的牙痒,开始打起了同类之间的主意。

所以,战争开始了。

湄的爸爸妈妈被找去了,也许是因为曾经抢夺过森林的一条溪流吧,作为队长之类的能够使唤别人的军官参军了。湄意外的留在了溪水边的小屋里,并没有收到什么特别的保护,作为森林和平的重要一环却没有多少人关心,甚至半开着玩笑说什么湄死在森林边缘也算完成使命了吧……

湄不懂。微笑着挥挥手,向她的父母告别。转过头瞥了一眼那个遇见莱儿的树枝,傻傻的自嘲的摇摇头笑笑,又继续往那边看了好几眼,像是希望什么会出现。

森林的一边打响了征战的皮鼓,森林族人除了嫌有点吵之外没什么区别,而且还沉浸在七夕甜蜜的气泡里面。由勒的第一次七夕是和莱儿一起过的,是她失去家人后第一次感觉到了相互保护和关心。

真幸福哟。

由勒像往常一样到溪流边上看着本不属于湄的流水。不过今天倒是没有看见那对混蛋父母,由勒觉得心里稍微舒坦点,眼不见为净,还真是这样。然后突然听到了从森林那一边传来的一听就知道是花精的尖锐叫声。由勒朝湄瞟了一眼,那个女孩毫无反应。

所以很显然,那一声不仅仅是花精害怕了那么简单。只能在森林种族人群中传播,那么只可能是警告了。

“由勒!快下来!”莱儿站在树下,她知道由勒会来这里,“北边的森林边缘出事了。快下来!”莱儿一个弹跳翻了个跟头把由勒拽了下来。半抱着她落地,然后莱儿放开了由勒。

“森林……边缘…花精…”喃喃自语的由勒神色慌张,幼年时候的阴影不可能完全散的去。如果又像那次一样怎么办,如果,又有族人丧生怎么办?混蛋…由勒想着,捂住了双耳差点跌坐了下去。“莱儿很厉害,不会让由勒失去任何人的。”短发的女孩能够洞察内心的眼睛看着由勒,绿色的让人平静。

“嗯…”由勒借着莱儿伸出的双手,拉住,站定,捶了捶胸口长呼一口气,“嗯哼~快去吧~”说完背好了剑整了整头发一只手便攀上了一轴树干,一跃升去,人就没了影子,只能看到最后在树梢上仅能看见的红色显眼的头发。还有由勒笑嘻嘻的声音。

“我们来比谁快吧莱儿~”

“别小看我,真是。”

匕首和暗器已经绑好在腰际,飞奔起来,莱儿在速度最快的时候腾空而起,踏住一棵高树,俯观着燃起硝烟的地方。果不其然,花精最近过节很开心,而警惕性减弱了。这时所有动作被控制在了前来森林休息的驻扎军手中,丝毫没有逃跑的可能性。

那周围看上去也是一个人也没有,听到尖叫的族人却没有一个暴露在人类视线之内。在那些人看来,大概只是幸福的遇上了一个花精,而且在北方森林边缘这种偏僻的地方,没有援救吧。

“真是天真嘛。”莱儿进入了谎言具像的状态,嘴角勾起,朝那边继续奔去。

快要到达那里的时候,几步远的前面是由勒。拽了一下她的马尾,莱儿面无表情的在由勒愣住的时间里先于一步到达了地点趴在一堆矮灌木丛后,转头用唇语轻轻无声的吐出几个字:“我,赢,了。”然后微笑着转回头去,以训练来的思维集中力关注着事态。

“大概我也只愿意输给你吧~”

由勒吁气,趴在莱儿旁边。下一眼看到的便让由勒吓的颤抖起来。

“爸爸…妈妈…?”

#森林谎言【第七弹】#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