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森林谎言 9

(☆略长希望能看得下去w
(☆战斗棒wwww
(☆森林与人类联姻了2333
(☆美丽的百合wwwwwwwpww




“快走啊!爸爸!”由勒抓住她爸的手腕着急的向前森林中跑去,因为血浓于水在渴望亲人这一点上由勒毛毛躁躁的很不冷静。

她的爸爸腾出一只手朝莱儿举起了枪,她的妈妈站在由勒的身后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用手枪抵住了由勒的太阳穴。

“啊!”感受到枪口冰冷冷的寒意在生命的终止点肆意的蔓延着,由勒一脸不解的望着她的爸爸妈妈,然后身体没有了支撑的力量,直直的跌坐下去。一把小小的刀刃就能结果了由勒的生命,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由勒的内心在经受着从小时带来的伤疤复发的痛楚,而且像个锥子一样不停地敲打着直到由勒的心能够塞下她的父母已经完全成为人类一员而记忆也永远丢失的事实。

“由勒!”莱儿捂住汨汨的流着血的胳膊,子弹虽然是擦伤但破的地方越来越多,“由勒!站起来!嘁,你们这些…混蛋…”莱儿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了这句话。流血的地方也不管它了,莱儿握紧了两把太刀,冷峻的绿眸里絮开了杀意。

甩出一把匕首,投中由勒人类化的爸爸的腿部,男人倒在北方森林特别的草皮上。惊慌的女人拉下了保险栓,在莱儿踢向她的手腕同时开了枪打向曾经那么疼爱的女儿。没有打中太阳穴,因为莱儿的反应能力以难以预测的速度踹开了女人握着枪的手。

打中了歪歪斜斜背着的剑上。

由勒凄然的抬眼看了一下身后的剑,合上了眼睛。莱儿抱起由勒,将她放置在矮灌木后面,揉揉红色的柔软的头发。莱儿毅然决然踏出,看向一地的血渍和哀嚎着的人类。

这还只是个小队而已吧,没有炮什么的根本毁灭性的武器已经算庆幸了。还有湄的爸爸妈妈根本就是和森林种族作战已经习惯了吧,计算出我的运动起始点,通过我的速度来开枪的话,就算打不中也会有威胁吧。莱儿皱着眉头思索着。

“莱儿,过来。”树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莱儿的后面,低头凑到莱儿的耳边威严庄重的问,“莱儿准备好了吗,如果现在就与人类达成说好的那个合约,莱儿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毫不迟疑地,莱儿额前的白色刘海在她坚毅的脸上撒下一片深邃的阴影,她回答道。

树妖手下的边境守护者揪住湄爸爸的衣领,把他扔出森林让他去找人类的首领来。

首领大驾光临来到北方边境,人类的内讧似乎已经告一段落。垂涎于森林的资源、神秘与美丽,这些善于挑拨离间的贪婪人类还真是团结呢。

“把合约提前吧,人类的首领。”树妖开门见山的说了。

首领迟疑了一下,咳嗽了一声:“可以啊。达成森林种族与人类的契约相互友好,相互不许骚扰,就是这样吧。”一抹笑容浮现在中年男人的脸上。

“森林王子就是这一位,莱儿。你们人类的女孩呢?”树妖面不改色,把莱儿往自己这里拉了拉。

莱儿站在眩晕过去的由勒身旁,手暗暗使着劲扶着支撑着由勒倒下身体的剑。

“哈,那个女孩子啊,让她的父母过会儿把她带过来。”首领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莱儿,可却被莱儿丝毫没有害怕的满溢笑意而暗地里冷冷的望着他的表情所讶异。

由勒此时正在慢慢地醒过来,睁开眼睛:“莱儿,谢谢你~”莱儿挠了挠自己粘上汗水的刘海儿,慢慢的说出一句话:“不要变成我不认识的样子。”

“不会的。”
“那就好。”

把剑在背后背好,由勒用意念传音告诉莱儿她的打算。“莱儿,我想和你一起战斗啊。要用一下水灵的魔法,在森林种族谎言戳穿的那一刻我们是最强的不是吗。

“人们不知道森林种族能够运用魔法,这比从一开始就用魔法苦战有用多了!”

由勒还想说点儿什么,但莱儿打断了:“只要你能好好面对你已经变成敌人一员的父母,我就以森林谎言为誓应战。”

刚才受到惊吓的花精已经平复了心情,现在站在水灵的旁边。森林种族所有族人的眼睛或是秘密的,或是光明正大的不过都在看着树妖大人和人类首领的谈判。以及莱儿挺直的腰板,所透露出的毫不犹疑与冷静。

静默良久,湄的父母身上带着伤一瘸一拐的拉来了罩着面纱的湄。

湄看得清清楚楚,那个“森林王子”就是那天在树冠上冲她显露纯良笑容的少年。白色的面纱似乎让湄的身份变得神秘起来,不过莱儿早就见过湄了。

“代表森林种族与人类和平的两人啊,命运交织在一起…”人类首领与树妖共同大声念着约词。语毕,首领示意两人相互介绍,握握手拥抱一下什么的。近近的看着做梦想着的少年,湄在面纱下的脸颊,飞上一抹绯红。

莱儿拔出小刀,飞快的在湄的面前晃了一下,湄的鬓角掉下一撮深蓝色的发丝,毫无反应的时间,湄的面纱滑下。收起小刀,莱儿修长的手指将削短的鬓角头发别到湄的耳后。

“不让我看到你的脸吗,湄。”莱儿朝湄笑着说道,“我是莱儿,不是初见对吧。”

“嗯!诶,为什么会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不过以后多多关照!”湄慌忙鞠躬,刘海遮住了脸,森林种族的人都看得出这女孩虽然是人类但在莱儿面前好像慌慌张张,毫无心机的样子。也有是骗人的可能性,但是就以现在的判断来说,这就是一个天真的喜欢莱儿而且蠢萌的人类女孩而已。

按住湄的肩头,莱儿扶起湄。绿眸静静盯着湄蓝色的眼瞳,轻轻在她耳边说:“因为我是莱儿啊。”

“契约者在森林生活三年再在文明世界生活三年轮换,”树妖把由勒往身边拽了一下,继续说,“并且契约者属于彼此,不属于森林抑或是人类。”

“同意书已签订。”

莱儿点了点头,拉住湄往森林中跑去。

不过事情怎么可能像看上去那样平静。

由勒控制不住自己,拔出了背在身后的剑指向湄的父亲:

“你,还我的家人!”

#森林谎言【第九弹】#

TBC^_^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