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森林谎言 11

(☆木偶傀儡梗=w=
(☆后半有战斗w
(☆原谅我军训过后脑洞奇特。。
(☆还是最喜欢莱儿了\(//∇//)\





由勒的双亲像是受到了蛊惑一样走向由勒。他们伸出双手接近结界,攻击性的金色光晕箭一般穿着躯体。但他们似乎对于由勒太过渴切,而没有管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

由勒本身就希望父母回来陪伴,于是不经过大脑的思考就塞回了剑伸出手来拉父母。

父亲眼神痛苦的抽搐了一下,热泪盈眶的由勒没有看见但是莱儿看穿了首领的诡计。“嘶。”莱儿划开由勒双亲脸皮偏左的那个不停抽搐的地方,由勒惊愕的摇晃着莱儿的胳膊。一脸的怒气与伤绝。“你干嘛!那可是我的父母!就算实在要杀死也是只能有我来下手!”由勒拔出了剑,只是剑刃不理智的指向了莱儿。

“…你看。”用刀尖挡开已经血红的剑,莱儿指了指由勒的父母。

由勒所以为的父母。

那是傀儡,面皮掉落后木屑像沙漏一样细细的流出,堆积沙山。人的样貌瘫软下去,跪坐在地上。

人类和森林种族都停了火,对突如其来的插曲都愣住了。躲在首领后面的老人身躯颤了一下,莱儿翻身过了结界跳跃到那个老人的面前。

刀刃从腰际划出,隐隐听得到有一束丝线断裂的声音,然后那两个人的傀儡像整个倒下来,平摊在矮灌木丛旁边因战火硝烟而熏的焦黑丑陋的草地上。

“丝线傀儡吗,”莱儿抬起手腕,闪着寒光的太刀横割在老巫师的脖子上她冷冷的笑,“感情武器也许对某些人有用,但只要我在,就不会让森林种族的族人蒙蔽。”

傀儡人生机械的重复着同样节奏,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悲哀在轮回着。由勒的父母人皮做成傀儡具像,灵魂却已完整的保存在由勒的血剑中了。悲哀的面皮见到灵魂也只能微微抽搐嘴角,但不能控制自己的动作。

“撤退。”首领脸拉了下来,拽住那个老头就头也不回离开了森林。湄的母亲哭泣着横搬着他的丈夫的裹尸袋跌跌撞撞跟在军队后面。

“就…就这么撤退了吗?首领。”女人不甘心的小声唏嘘着。

“闭嘴,”首领不耐烦的斜了一眼女人,咬紧牙关看着包裹中已经死去的男人,“这个做成傀儡。森林撕破脸皮我们奉陪到底。”

“可是…不能让他藏有全尸吗?”

“用傀儡可以把湄揪出来,自己比较一下
吧。”首领轻声却强硬的话语面前,女人无话可说只有抹抹泪将手中的生命遗体交给了车尾的老头儿。

“请首领答应我,湄一定要救出来并且完好无损。”她说。

“我们的目的是森林,你的女儿若是不能救出来。或是救出来会浪费许多生命和时间精力的话,就连你的女儿也一起轰掉。”首领冷冷的说,“不过,你也可以自己去找你的女儿。用你的那一支战队我就允许。”

“你…!”湄的妈妈眼泪扑簌扑簌的掉落,她狠狠的抹掉脸颊上的泪痕然后狠狠的回头看了一眼渐渐远去的森林界点。

就在金色的魔法结界中间绿色的森林中心区有一个透明的小框子,那是莱儿所把湄关入的地方。

电脑控制的武器让所有人类向那个首领臣服。看上去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球,在电脑中调好角度编出start的命令之后便会炸出红色的激光炮。每一支都是致命的光剑,半径七厘米的光柱打在结界上,用不了多久慢慢的一波接一波的攻势就把保护膜溶化掉。留下还隐隐约约闪着的纤尘证明这场怪异的战争。

怪异而残酷。

此时的首领就是这么做的。结界破碎后,森林种族强行压下恐惧而是用个体结界把自己保护起来然后修补边境结界的攻击魔法。

莱儿弹跳起来闪躲红色的杀器,刀刃已经不能用来近战了。“由勒!去把湄的结界修复好,我随后就和你们汇合,可别死了。”甩甩白色的头发,面无表情的抛下这些话,由勒看见莱儿坚定的背影默默的举起斩击的剑指向天空。

“来吧,保护我们!”闭上眼睛,由勒对灵剑吼着。

血红色的光辉灿烂的罩住了整个北方森林,有一道光闪电一样冲击了湄的结界。加强了所有结界的保护,并且重新设置了整片森林。

水灵和花精伏在树妖大人的两侧已经张开手掌,运出冷色的魔法光圈。

与此同时,莱儿的刀刃拖着残影切开了还没有发生爆炸的激光炮。

像是力场被突然剪断,由勒体力消耗太多枕着剑倒在了地上,影影绰绰看见了莱儿捂着被炮弹壳炸伤的手臂。血滴“嗒嗒”地从莱儿身上落下。

森林王子,她倔强的身形显现在云光中所有森林族人的眼瞳里。

#森林谎言【第十一弹】#

TBC^_^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