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利艾) 石城姻【下篇】

上篇请走这里www

※下篇也许感觉结束的有点突兀吧w

※但是这样子具有真实感的故事写起来超带感的QA

※等我哪天有时间了来写肉的番外啧啧

※字数还可以,嘛毫不大意的看下去吧w



4.

“先生,你有看到我的石头吗?”


男孩青绿色的眸子里没有笑意,萦绕着哀伤的愁绪,却仍然璀璨的像是春天一般。利威尔愣了一下,接着很快缓过神来:“石头?你手上拿着的那个不就是......”话还没有说完,却被那个少年清脆的声音抢断。


“您能够找到我,那大概,这块石头就是您的了。”他顿了顿,从海滨上站起身来,摇晃着手上明晃晃蓝茵茵的孔雀石。“嘛,我叫艾伦。所以先生有没有我的生辰石呢?”似乎有些嗔怪男人的不明事理,到现在还没有理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你要失望了,我没有你的生辰石。”利威尔想了一下,幽幽地答道。


“不过,你是耶格尔家的?”男人问。


艾伦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安,然后极其轻声的答道:“是......是的......我已经很久没能回去了,但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爸爸妈妈还都怎么样了。在这里一直有看不见的人在教引我长大,但怎么也回不去。”


“利威尔。”

“诶,啥?”

“我名字啊。”

“哦,嗯!利威尔桑!”艾伦试探着问道,“今天是利威尔桑的生日吗?”

“啊,是。”

“生日快乐!我想您是来找生辰石的吧,那边的一堆里面能找得到吗?要我帮忙吗?”

“啊啊事实上,我的生辰石就在你的手上,小鬼。”

“这样吗?!......不过真抱歉,我想我手上的孔雀石并不能给您。”

“为什么?”


“因为您没有我的石头啊。这一块孔雀石上绑着我的红线,隐石林的青鸟说,‘前方有你的牵挂’之类的话...所以真的......不行......我还要等。既然存在,就要等。我啊,就算是微不足道的幸福,要是有了牵挂,也想要拥有。”艾伦双手捧起那个半个巴掌大的生辰石,朝着男人站立的地方一步一步走过去,两汪绿湖澄澈得像是在祈祷。这么长时间寂寞的等待,让那个十岁的男孩已经变为一个为爱而等的少年——即使他现在还没有意识到面前人就是他红线的归属。


此时的艾伦,神色激动,赌气似的转过身去,不再看这个“冒牌的丈夫”。


“那么,我也走不了了。就留在你身边吧。”利威尔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突然抛下这样的一句话,再看看那小鬼稍稍转喜的表情。


似乎,还不赖。

 

5.

“石城的少年啊,找到你红线的尽头了吗?”夜晚,利威尔已经以人类最强的速度草草的搭建了简易的棚顶作为晚上睡觉的地方。艾伦照例睡不着,漫步在海滨边,那神灵一样的声音从某个角落传出,轻柔的海风像是抚摸着艾伦毛茸茸的头发。


“不......我不知道...”艾伦想了想,回忆起白天所遇见的那个男人,脸颊有些微红,但摇了摇头。


海浪似乎叹了一口气:

如果是爱,自己用红线绑在一起又有什么可以顾忌的。”


“我,喜欢利威尔桑吗?”

 

6.

艾伦在海边昏倒了,因为太困也因为想得太多,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叫一见钟情,什么叫姻缘的大脑,只要稍稍触碰到这样思春的情景,就会立即当机。


“这个没头脑,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跑到哪里去了......”利威尔从棚子里走出来,其实他本身就浅眠,再一个,这个男孩,嘛,利威尔也隐隐觉得和他自己是扣在一起的存在,所以下意识的就默默关注着他,知道他到现在都没有睡觉,从来什么都漠不关心的利威尔,第一次尝到了担心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踏上沙子,看到了卧佛一样躺在那里的男孩子表情有些矛盾,明明羞涩的微笑着,却还稍稍皱着眉头。利威尔轻叹了一口气,宛如抱起一捧易落的珍珠一般,抱起了正熟睡的少年。


“大概...喜欢......利...威尔桑......”还在嘟哝着说着梦话,殊不知现实中自己已经在那个梦中情郎温柔的怀抱中睡熟很久了。


利威尔轻笑了一声,盯着艾伦的睡脸,不由的驻足了脚步,然后鬼使神差的,低头在男孩的额角上吻了下去。霎时间青鸟的声音在耳畔骤然响起:“晶莹的宝石啊,姻缘的红线。它穿起,穿起了两人的前世与今生。”后面的声音与内容,利威尔和艾伦都没有在仔细听了,两人的视线交汇,此时影像真的很清晰,但又常常模糊起来,艾伦意识到自己依在利威尔的怀抱中,却没有逃开了。


依旧偎着男人好闻的有着薄荷气味的脖颈,半闭的眼睛感到了周围环境的变化,像是将一个纸盒撕开了,透回了原来的世界,就是那个什么奇异的事情都能发生的隐石林。


两人的手腕上系着对方的生辰石,利威尔的蓝绿色孔雀石清新翠亮,正如艾伦绝世罕有的美丽眸子,这块石头在少年不很白皙的手腕上用鲜红的丝线绑住,一晃一晃的煞是好看;另一块是海蓝色的宝石,深邃悠远,是沉稳的男人的瞳色也一样用鲜红色的丝线绑住,在他白净有力的手腕上。


“呐,艾伦,我们回来了。”利威尔摸了摸艾伦的头。


艾伦也就在这个时候显得特别小孩子气,他紧紧揪住利威尔的衬衫袖子,脸红着说:“利...利威尔桑,不要......回到现实社会就...就离开我。”


年长的那个笑了:“那你想我怎么做,嗯?”


“总...总之,请一直留在我的身边......不然...不然就会很不安......”


啊放心好了,前方的牵挂什么的,我已经找到了。


“等你到十八岁,就去耶格尔家提亲,你想逃也逃不走。”利威尔将艾伦抓住自己袖子的手拨开,然后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中好好牵着。

 

7.

故事到这里就没有了,但是石城人都质朴的没有给他加上任何一个甜的腻人的婚礼或是悲壮凄美的轰轰烈烈。就是平平淡淡的相濡以沫。我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给我的以后的孩子们读,给石城里所有迷茫着找不到牵挂的人读。

或者就明天吧,我就要去隐石林,听听青鸟的声音,也许再也不回来了。

石城姻,牵红线。生辰石,长挂念。

END         


评论
热度(22)
  1. 木伏。七海八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