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卖砳砳的口述证词【静临】

新年快乐! @Ss_鄜 你要的静临~~~~~

写的有点崩啊,望原谅!之前写静临只是写过段子而已噗噗噗,我也超级喜欢临也哒~

以第三视角,青奥商品店员的证词。

两人已交往设定www


#静临#

说真的我只是个打工的!

    啊,你要说起来啊,我还真的在池袋生活了一段时间哦。记得南京青奥会要做宣传,因为真的钱包空到生存困难的地步了,我毅然决然的报名打工,提着行李箱到了池袋街角搭起了简易篷卖青奥吉祥物,徽章什么的。离开亲人自己生活的困难不用说…

    为什么时不时有人打着打着拆了我的摊呢,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那天我下定决心保护我的店,于是拦住了金发的高个子青年。他眼里忍着的火一样的杀气令人战栗,于是我结结巴巴的对他说:

  “先…先生!买一个砳砳吧!”

  糟了,我在说什么啊。也许是职业病的缘故,或者是我紧张与害怕害得我只能讲出这样的话。正当我完全不知所措的时候,我身影后的穿着黑色外套的青年先哈哈的大笑起来,纤长的白皙手指指着我面前的黄发青年。

  “啊哈哈小静啊,赶快买一个五彩斑斓的大虫子吧~晚上还可以抱着睡觉啊,我都能想象出那画面来了!~”他细长的眼睛充满了戏谑的意味,他们大概是恨不得杀掉对方才好的那种仇人吧,我想。

  不过这一天我的运气真的不好,一如既往的,不光没有买我的吉祥物,又把我的店拆了。所有的生活费全赔去修店了,饿了一整天,我裹在被团里怨念:“明天如果还来,一定要拼了命保住我的店!”“咕…”肚子叫的好响…
    

第二天下午,大概是放学的时候吧,有一对很可爱的双胞胎来到我刚修好的店转,因为我也挺闲的,就一边给她们介绍青奥的背景,也帮他们挑选这店里还完好的纪念品。


那个戴眼镜的女孩子叫折原舞流,非常活泼,于是青奥的东西聊完之后我就没有那么见外,向她们两个抱怨起这几天那个来拆店的黄头发和总是与他共同出现的黑外套青年。


“九琉姐,那应该是阿临哥对吧~”


“黄头发的是他恋人。”


“对对对~是叫平和岛静雄哦~”


“你们都认…识…吗?”


“何止是认识啦~”


“阿临是我们的哥哥。”


“是啦是啦~~他们两个是恋人关系有半年了,还是这么有精神的打来打去啊~”


她们两个对我露出奇怪的同情的表情,说实话听完对话我超想辞职。但还是微笑着替她们打包好商品,微笑着挥手送她们离开店,看着她们女孩子可爱的身影映入远远的夕晖。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可能是恋人啊,想不通。”我埋头整理刚刚弄乱的货架,后面传来不太有规律的脚步声。


“店里有人吗?”


“有的,我是七海~有什么我可以帮………”


是那个黄头发!平和岛静雄!我抄起离我最近的一只大砳砳玩偶挡在身前:“今天请务必不要砸我的店!”说完还鞠了个躬,我没敢抬头,怕他打我。


“嘛,之前拆了你的店真是对不起。今天是要买这个。”他手指的地方正好就是我拿来防身的砳砳。


“哈?买这个?”


“对,可以送人的对吧。就要你手上这个二胡卵子了。”


“这是砳…”刚想纠正,还是刹住舌头,“我帮你包装,一共(?)日元,欢迎下次光临!”


漂亮的粉红丝带扎成了精致的蝴蝶结,系在砳砳的腰上。


“啊啦小静~”我这才注意到静雄身后牵着的男孩——临也,他一脸傲气看着我,左脸颊有被打肿的痕迹。静雄爽快的付了钱,准确的说是摔了几张钞票在我面前。他抓起那个违和的砳砳,塞在身后的临也怀里。后者嫌弃的拎着砳砳的一只手臂,微蹩着眉头想要把它扔掉。


“你敢扔掉我就再给你右边脸颊来一拳,跳蚤。”


“小静凶巴巴的~算了算了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你笨拙的爱意吧~话说为什么是这么奇怪的生物啊,二胡卵子吗?!”


“这是砳…”我又一次刹住舌头,看到了他们两个似乎是特殊的秀恩爱的方式,打扰的话,死的大概是我。


“哧啦——”刚刚我打好的蝴蝶结被扯开,粉红色的丝带被静雄快速的绑在了临也的手腕上。然后…“小静啊,今天不会是要玩什么奇怪的play吧!”


“是又怎么样,绑着的跳蚤比动来动去的可爱多了。”临也别过脸去,眼底下有可疑的红晕泛了上来。


正好是青奥会之前的初夏,七夕节就是明天。这两个人如此别扭,不坦诚的迎来了恋爱的七夕。我轻轻摇摇头闪身躲到货架后观察这两个“恋人”。


“临也…”


“难得啊小静,会叫我名字了~”


“别随便打断我讲话啊,跳蚤。”


“好好好~”


“明天,停战一天,不打架。”


“诶~我怎么惹你都不会打我吗~画风不对啊~还是有什么别的安排吗~”


“不,忍耐还是有限度的。”黄发青年顿了一下侧过脸与黑发的那个对视,凑过去声音低低地说,“惹我到一定程度,就给我等死吧。但明天也有要去的重要地方也对。”


“小静突然对我温柔起来了好不习惯~”


“嗯,那还是不要停战了。免得你这跳蚤得寸进尺。”


“不啊~我还蛮期待的呢~明天~野蛮的小静会有怎么样的男友力呢~”临也不管捆着的手腕和一同绑在怀里的二胡卵子,歪着头朝着静雄笑了一下。


“果然还是太烦人了,你这个跳蚤。”静雄拽住他扎在临也手腕上的丝带蝴蝶结,朝着店外走去。


店外我看不见了也听不太清楚了,临也又凑在小静身旁说了好多话,静雄好像是“啧”了一声,然后轻巧的把折原临也公主抱着往他们的住处走远了。


我现在相信了,他们两个确实是情侣。


还是那种看上去互相讨厌,实际上根本没有办法分开的恋人。

 

END】

评论(2)
热度(18)
  1. 木伏。七海八音。 转载了此文字
    七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