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崩坏学园II—30题】#2.被选中之人

崩坏学园II—第二题


崩坏学园II—第二题

(☆这一题算是琪亚娜的过去的交代w雷电芽衣下一题就会出场了!

(☆不嫌弃的话就慢慢看完吧w



#2 被选中之人的悲哀

“来,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琪亚娜·卡斯兰娜。”记忆里看不太清楚面容表情的老师似乎是很慈爱的介绍着银发少女的名字。琪亚娜白皙的面庞透着一丝冰冷,她颔首:“请多指教。”然后径直走向了那个靠近窗棂的角落里,一直以来的孤立位置。


“琪亚娜同学是外国人吗,发色好漂亮啊!”


“都不怎么说话呢,性格是内向的那种吗?”


新的同学们七嘴八舌的围绕在少女旁边,这令她确实感到了久违了的一丝温暖,于是冰山脸上渐渐显出了一个大小姐式的完美微笑。“哪有哪有,浅仓同学也很可爱啊~”


“琪亚娜的父母肯定非常厉害吧,是什么贵族也说不定哦!”


我的父母……吗?


少女出生于北欧茂密针叶林深处的古堡中,诞生在一个白雪纷飞的冬日。如月光倾泻而下的皎洁白发,碧蓝的眼眸,她完美遗传了母亲绝世的容貌。她的母亲——塞西莉亚·沙尼亚特是同为西克札尔组织三大氏族之一的沙尼亚特氏族的圣女。母亲作为沙尼亚特氏族最纯粹的圣女,是遗传了家族神秘能力的最强继承者。而父亲不仅头脑聪慧,天赋过人,更是拥有卡斯兰娜家族特殊血脉。


塞西莉亚·沙尼亚特与琪亚娜父亲齐格飞·卡斯兰娜的结合,曾一向被看做是卡斯兰娜与沙尼亚特两大氏族的政治联姻。两位两大氏族最佳继承人的结合,无论如何也无法避难外人将其视为“政治婚姻”。


确实在这场婚姻之前,花花公子齐格飞与终年居于深闺的塞西莉亚并无过多往来。但是,自两人相识之后,宿命般的感情就开始在彼此心中肆意蔓延。他们的婚姻开始之后,彼此之间的爱恋,更是外人无法理解的。


琪亚娜在父母无限的关爱下,在北欧酷寒的古堡中,度过了初夏般灿烂的童年。当然,那份傲娇的大小姐脾气,也是在众星捧月的童年生活中被娇惯坏的。或许,正是这样完美的童年,造就了少女在面对挫折与困难时,绝对乐观的坚持。


然而婚姻破裂的时候,琪亚娜才十岁。塞西莉亚抛下了父女,离开了卡斯兰娜公馆。在成长到现在的过程中,少女始终怀着执念,相信深爱自己的母亲并没有抛弃自己。


而琪亚娜本身,从出生以来便必定是新一轮崩坏时代的被选中之人。作为两大氏族的混种,少女无疑是最特殊的武器。


北欧西克札尔三大氏族,各自遗传了对抗崩坏的特殊体质。


父亲所处的卡斯兰娜家族,拥有强大的抵抗崩坏精神侵蚀的能力,并且有着过人的体术才能。是唯一一群可以在崩坏重灾区行走,且很难被崩坏侵蚀的人群。


相反的是她的母亲,沙尼亚特家族拥有天然的崩坏源控制力,也就是可以将崩坏源能量吸收入体内,并且可以通过自己的精神意识控制崩坏源的能力。基于崩坏源能量创造出的现实扭曲力场,可以基于宿主意识,发挥出超越自然常理的超自然力量。


让崩坏源浸染人体,会使得操作者的精神受到极大污染,就像受到辐射一样,生命健康受到极大威胁,被列为禁术。


只有拥有类似沙尼亚特家族这种特殊体质的人,才有可能短暂的吸收崩坏源能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早在千年以前,就有人开始尝试,创造一类混血族群,可以将卡斯兰娜家族的崩坏抗蚀力,与沙尼亚特家族的崩坏控制力相结合,但是千百年来,无数这样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很多还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


琪亚娜作为两大家族的结合,从诞生之初,就被寄予了可以融合两大家族能力的希望。她有着父亲强大的抗崩坏侵蚀体质,还有极佳的体术基础。


但是,从琪亚娜四岁开始接受崩坏控制训练时起,希望她能够继承的来自母亲的天赋,却始终没有表现出来。


此后组织与两大氏族尝试用过了各种方法来发觉Kiana的崩坏源控制能力,但是这些诱导计划统统失败了。


最终结论认定少女过于强大的抗崩坏侵蚀力,绝对压制了来自母亲的崩坏控制力。


但是,这个结果却让深爱着琪亚娜的父母始终喜极而泣,因为他们并不想自己的女儿成为对抗崩坏的工具。


塞西莉亚曾说,可以继承那个人的能力,而抛弃了自己的能力真是太好了。


然而12岁那年,本次崩坏第二次初潮来袭,塞西莉亚不幸逝世


不久,齐格飞就带着琪亚娜离开了北欧


父亲来到了极东之地,调查被视作疑似崩坏前兆事件的“地铁沙林恐怖事件”,两年之后在一次调查任务中神秘失踪。


母亲的逝世,父亲的失踪,对琪亚娜的影响很大,但少女还是一样笑着,眯起眼睛,不管怎样也不能让别人看见自己的泪水。大小姐脾气渐渐褪去,虽然仍旧是纯种的傲娇性格,却多了几分绝不妥协的坚强。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毫不畏惧的乐观。


虽然偶尔流露出些许傲慢,但是内心有着对人类与世界的大爱。放荡不羁的生活态度与聪慧的头脑,应该是完美继承了父亲。


母亲与父亲,是少女心中的软肋。她恨崩坏,正因为崩坏,才使得她失去了家人。

............

“琪亚娜同学?”


“啊…哦…”银发少女一歪头,“我的父母,确实是非常厉害呢。”


是管家把少女转到日本的千羽学园。“之后就要靠自己了,大小姐。”他说。非常有风度的男人对着换上校服的少女,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你,斯纳。”她辞别过去,踏上了新的国度。


和新的崩坏。


开篇的热闹开心的似乎在一周之后就被照成了黑白照片,溅上黑红色的血迹。战斗中的琪亚娜飞起一脚踢开已经崩坏的同学们,看着她们在枪口倒下。休息不了几分钟,又要继续投入战斗。少女抿起嘴,不发一言。


奔到杂物室喘息,补充弹药,给自己疗伤,少女握着手枪蜷缩在散乱的箱子堆中。


“晚安了爸爸妈妈,今天琪亚娜也有好好的活下来。”


少女又笑了,纤长的睫毛上有一颗晶莹的露水,“啪”地轻响,滴落在M617左轮手枪上。


TBC~~~~~~~

评论
热度(25)
  1. 木伏。七海八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