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不需要承认的爱情【折纪】

☆BUG和OOC都多吧估计QAQ

☆正臣第一视角啦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折纪啊TAT

☆作为春节贺文啦,新春快乐哦www



那个人的头像在第二天就换成了一条柔软的明黄色领巾的样子,不像是那个我所认识的网络人妖甘乐酱自称的临也先生了,要说还有什么地方让人感觉危险神秘如他的话,那便是明黄领巾背后充当背景的灰暗的城市了,能看得出那是男人纤长的手指捏着黄巾的一端,拎起在窗前的样子。除去我一边自嘲一边自欺欺人的觉得根本一点都不了解临也先生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回忆,那条领巾是我什么时候掉落的,能够让他拍下这么一副照片。


新年真是烦人啊,又是一个人,还这么冷。


我紧了紧白色的衣领,拿起手机点开了聊天界面。


说实话,只是十五六岁的孩子而已,谁不怕孤独呢,何况还是在吵吵闹闹的新年之际。


谁都好,来和我说一句话吧,我撑着头想。


“小正臣?”头像微闪,弹出对话的界面,隔着屏幕似乎都能听出他眯起猩红色的眼瞳溢满调笑的语气了。


啊,是这个混蛋啊。


充斥在我全部回忆里的家伙。


但是我今天并不想理临也先生,也许是因为他突然换上的那个奇怪的意义不明但是又明显是向我炫耀着什么的头像,让我忐忑不安的思考我的组织到底被这家伙窥探还剩下多少。不过怎么可能猜得透,我整了整连帽衫把频频亮起的手机扔到一边。临也先生是一个住在新宿的情报贩子,从一开始认识就知道了。他有些变态的想要把我们这些高中生组织起来的独色帮搅和的一团糟,把池袋变为现代都市犯中二的战场一样。


只是当时作为黄巾贼的首领将军,我依仗着临也先生的策略和情报赢得很爽,无比相信他,在高中生混混中开辟了以明黄色为主导的强大。与这个以高级理财是对外称的情报贩子通过手机网络连接,几乎成了生命当中的一部分。然后被骗被抛弃,在混沌的都市中被一脚踩在雨中的马路上,全是这个变态想要看到的从开始就不是真心的谋划。


如果花言巧语是一项技能的话,这个天杀的男人已经满点的吧。


然而手指却自顾自地伸向了一旁的手机,“刷刷”地打下了回复。“干嘛、”我这样发,闭上眼睛责骂自己立场不坚定,却闭上眼睛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突然就笑了起来,轻轻哈出一口气,在孤独一人的公寓房间里连呼吸都冻成了一块云团。


慢慢发白,印上了回忆的幻像。


那天是与临也先生认识了三个月的日子,他的情报与无与伦比的策略已经初现成效的时候,他突然非常斩钉截铁的样子,让我去他的公寓把后后前前的情报费结算清楚。我抓着很早之前就抄写下来的地址,但是看都不用看轻车熟路地走进他的房间,第二天就见到了那个黑发红瞳的男人。我瞪大眼睛看着这个清秀的散发着薄荷香气的男人不怀好意地眯眼笑着,闯进我本来就非日常的生活的他,在于当时我不仅不觉得危险,还因为他聪明的有预见性的计策打败别的不三不四的学生混混而欣喜,甚至,是憧憬。


或者已经不只是憧憬了吧,但我怎么会承认呢,喜欢这种情感,对于那么冰雪聪明的人,那么强大的人,应该不会仅仅只看着我一个人的吧。或是由他所说,是所有的人类啊。


总之就这样陷入下去,潇洒如我从不回头。


毕竟我那时,还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男孩子罢了啊。


那天并不是让我去付清钱的,头好疼,我终于想起了那不愿再想起的昏暗记忆,他解下我脖子上系着的标志领巾,轻轻绕在我的双腕上。伏在临也先生的束缚中,我似乎没有半点挣扎,似乎还轻轻“嗯”了一声,不太清醒中,听见了临也先生毒一般的贴笑。毫无自觉中已经将自己尚且瘦小的身子骨扑火一般,主动的依赖上去。


我的明黄色领巾,似乎也是在一片纠缠中随意掉落在他的公寓里的。


那时候觉得,在临也先生身边醒来,真是开心,像是并肩了一样。


“啊啦~小正臣回复的真是慢哦~”


连忙睁眼,慌忙搓了搓泛红发烫的脸冷了眼神。我在想什么啊,已经过了一年半了啊,临也先生的全部都是骗人的明明已经认清了这样的事情。不只是这样,我也与已经污浊了的黄巾贼了断了,过去的嚣张也就是过去而已。变态临也先生,这样想着,于是摇摇头拾起手机。


“我不会再需要那种情报了,是废话也好,临也先生,我已经退出了黄巾贼,只是普普通通的高中生纪田正臣而已。”


“所以,请不要再联系了。”


“已经丢掉了吧,我这颗棋子。”


糟糕,怎么像离婚的妻子在说着自暴自弃的埋怨一样。


太难过了,一下子想起来这么多。我想关机直接睡觉睡过了过年之际就可以回归正常,可是下定决心前那个家伙飞快的发来了一串消息。


“小正臣真是天真呐,忘记我的谁了嘛☆”他说,“现在的情报可是把你的行踪出卖到坐标小数点的后两位哦。”


“要总结我为什么执着于你的话,一部分原因是接近黄巾贼的将军来更好的亲和你们这些不懂事的高中生,另一部分你可以说是你让我非常感兴趣。”


“小正臣大概不会清楚吧,这种复杂的兴趣~作为人类真是有趣啊,居然连我也会体会到这样的有些苦涩也有些渴望的情感~”


“真想听你亲口说出自己的心情呢小正臣,或者你可以自己仔细回答我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我会只对小正臣有欲望呢☆”


空气突然沉腻起来,我带上手机抬脚出门透气。


“你逃不开的。”


“小正臣是我网内一条有趣的鱼哦☆”


“还有......”


自己的号突然被黑掉,使我没能看到最后一句。冷汗渗出在头皮上黏着,心跳也变得律动不齐。满脑子挥不掉的全部都是男人的名字,折原临也折原临也烦死了。为什么会对我有欲望这种问题,全部都是骗人的吧,随便哄哄我就会继续为你卖命这种事情。


妈的简直就是瞎说的实话。


临也先生网络上和网络下的一堆数不清的谎言如同刀刃,我有些颓丧地喃喃,如果你的温柔有一丝真实......


一抹暗影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


“小,正,臣~”


完了,他贴了上来轻笑着,暗色的轮廓清晰辨认出猩红漩涡一般狡黠的眼。


“别躲藏了,小正臣心里其实也很想延续那样的关系吧。”


“或者说更多的~”


已经没有办法努力思考为什么临也先生会出现在这里。


我快要哭出来了。


为什么置我于不顾后又这样玩弄我,想要一拳揍上那张天不怕地不怕的脸,也不是没有力气,只是手腕被紧紧的钳制着不能动丝毫。


“你个混蛋......”我咬牙切齿。


这时候手机屏突然亮了,显出了最后一段话。


“还有,一年半的假放的太长了吧,该回来了哦小正臣☆”


临也先生蹭着发梢,继续说了好多话。


“即使不是将军,小正臣也是我独一无二的王将啊,让别人碰你你觉得我会允许吗~看在小正臣这么笨蛋的样子,我就悄悄告诉你那个问题的正确答案哦☆”


“因为我的这里怦怦跳着的声音全部在喊小正臣的名字,一天也没有停过啊~”


“比全部人类都重要的,是纪田正臣。”


我说:

“我特么才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你给我放开!我......”


其实我很开心,因为虽然一如既往仍然是轻浮的声音,但却感觉得到这个家伙居然紧张起来了。真没出息,我笑出声来了。


“不相信吗,可是不是已经承认了吗☆”


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在接吻了,厮磨与交缠,似乎像是热烈恋爱中的情侣一样。


我一脱力,如那天一样跌进了他危险的温柔乡中,陷入完全未知的极乐之前我感觉到临也的手指捏过我的耳廓扯下为了挡住之前那天他所留下痕迹的白银耳钉,凑近说了一声:


“真乖。”


THE END .


评论(2)
热度(26)
  1. 木伏。七海八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