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折纪】转瞬如歌(架空长篇)

启文。


今天是少年第一天来到来良艺术高中上学的日子,他微微放慢行走的步履,捋了捋柔软的黄色发丝,细细嚼完叼在嘴上的半块吐司。想起自己怀着不情不愿的心情仍然考上了音乐科,本来以自己原先的琴艺怎么可能只考到B班,思来想去也并不是多么鬼使神差的一件事。正臣把小提琴的琴箱背在身后,一手提着书包和录取通知书,眯起眼睛远远看见熟悉的身影。


儿时的伙伴站在校门口对他腼腆地招着手。


“呀吼~”他一个熊抱扑上好久不见的幼驯染,“早上好啊帝人,开学愉快!”


“真的是正臣啊,久违了呢!”龙之峰帝人打了一下正臣一脸嬉笑抚摸在自己头上的左手,“还是考了音乐科啊......加油!”门口渐渐聚集的人多了起来,帝人脸上显露出担心的神色,看见正臣还是非常高兴元气的样子便刹住舌头不再说起过去的事情,整了整领带,准备进入新鲜的艺高。


“我才不考普通科呢,一提到学习就累死我啦,这么帅气的人不应该埋没在书本当中啊,音乐中的美丽少女也应该有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亲切的问候问候吧,当然抓住这个机会的就是我纪田正臣啦......”自我感觉超好的小提琴手吧嗒吧嗒一直说笑个不停。


“真是,老样子啊正臣,根号3分,”帝人回身恰好目光撞见梳着整齐齐耳短发的少女,“园原同学,早上好!”


“龙之峰同学,纪田同学早安。”杏里有些羞怯。


“啊啦杏里早上好哦,真遗憾我不能和你们在一个班啦,”少年顺手还做了一个哭泣的表情,不过并没有真实的泪水,转而又变回了一如既往的笑脸,“不过帝人啊,我猜你可是和杏里麻吉天使在一个班吧,都高中了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咯~”


“什么乱七八糟的啦...正臣你别......”帝人挠挠头,不敢回过头去看杏里的样子。


“那么我还要赶去音乐科,先走了哦,放学再说吧~Byebye——————”


可是这校园也太大了。


高一B班到底在几楼,音乐科到底在哪一栋,这学校简直就是纪田正臣的迷宫,跟随背着琴的人走终究还是被普通科和背着画板的学生混乱了视线。他还是在紧张,自从面试音乐课那一天开始就一直紧紧绷着神经,脚仍然在向前迈着,但却找不到应该到达的教室。抬腕看了一眼表,少年仰起头轻轻闭上眼睛,太特么不顺了,第一天就要迟到吗。


手机上的日程提醒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原来,音乐科是直接去礼堂,的啊。


这样啊。


音乐科的高二表演是吧。


哦。


我真是。


心塞。


已经开始了,我还要绕半个学校去礼堂是吧。


太尼玛,伤人。


老子不去了。


正臣终于行走在音乐科的大楼旁,安静的楼内几乎空荡,毕竟通知是所有老师和学生都要去参加的特别开学典礼,高二的汇演让高一新生观赏是来良艺高音乐科历年来的习惯。



三天前。


“喂,你要的新生名单我给你放这儿了。真是搞不懂,你又不是校长又不是主任的,也不教课要这个名单干什么。”长发的女人把一沓纸扔在了靠在皮椅上喝着黑咖啡的男人面前整齐的办公桌上。


“啊啊真是多谢了啊波江桑~”折原临也并未抬眼,他放下喝了一口的黑咖啡继续在电脑上搜索着什么,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眯起眼睛勾起唇角笑了,似乎在他看来回答波江的问题是根本没有必要的,就是爱好嘛别问那么多。


况且这一次经过面试考场之后,已经有个很有趣的目标了。


档案中清一色深色黑色的脑袋中,一抹明黄色轻轻却又气势汹汹地涌入电脑前一双猩红色的蛇瞳中。


“纪田正臣......吗?”


他偏头笑着,望向还未开学的整个安宁的学校,晨光倾泻,校景清澈得似乎像极了某个陌生却熟悉的少年温润而锐利的琥珀色的眸子。


面试中有许多种人。


为了考上这一所名气很高的艺术高中而苦练技艺实际上演奏乐器和书呆子念书没什么区别的人们趾高气扬,满怀着一肚子的理由让面试官点头让他们留下。有的人畏畏缩缩,被父母逼迫着填上了音乐科的报名,心中祈愿着请一定要过不然没有脸面见爹娘这样的话,乐曲声中听出了一丝凝重与不安。


却有一个人,紧紧抱着自己的小提琴,身边也并没有关怀着鞭策着的伟大父母,或许根本就不明白音乐科有多么难考,仅仅是紧张着把自己的音乐呈现出来,在少年内心的纠葛中,窗外的青年听到了很久没有听见的自由的声音,或是说渴望自由的有些孤单的声音。


“纪田正臣啊......”


评论
热度(12)
  1. 木伏。七海八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