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折纪】转瞬如歌(架空长篇)

☆这次没有名曲啦重点是将军的过去层层揭开估计BUG挺多的

☆温柔临也出没~


2.


“我是B班的班主任,矢雾波江。”


女人声音中不带任何温度,加上夏日里紧闭门窗的教室冷气打得很足,少年坐在靠窗的角落里突然觉得有些冰凉。这个面容高冷的长发女人搭在讲台上的手指细直灵巧,微微抬起的下巴显露出有些不屑一顾的神采。是个冷漠的钢琴师啊,班主任小姐,纪田一手撑头心下了然。


他会不会也是哪个班的班主任呢,少年轻轻用指甲抠着桌子凹凸不平的表面抿起嘴。


“自我介绍。”波江敲了敲讲台,将一缕头发别到耳际,示意坐在第一个位置的同学站起来做简洁的自我介绍。纪田开始细细思考要讲什么的时候也认真听着别人的介绍,所有的人在这个班里都有三四个同一个初中来的伙伴而且似乎在面试到真正上课这段时间里,混得很熟络了。好像只有自己落单。


我在忙什么,对,那个时候我在搬家。




因为明明是从幼儿园开始就极其喜欢小提琴的自己,初中却叛逆心理作崇去打架斗殴还学会了喝酒,也就只是初中生这么点大的情商,在仅有的帝人和杏里两个好朋友面前装的一点事也没有罢了。也许在这鱼龙混杂的底层也混出了一席之地,但其实没有力量的自己被更强大更黑暗的集团用完就扔这种事,纪田自己也是清楚的。身处于将军的位子上被人利用而没有想办法脱身,是因为在既不愿意就这么承认混得惨不忍睹的一个人模鬼样,也不愿意再混下去的矛盾中使得自己得过且过。


空了两年半碰都没碰小提琴,手上缠的是一圈圈刺眼的白色绷带。


后来事态威胁几乎还殃及到父母,纪田被逼疯了,奔跑着想退出这个游戏。在那个下着大雨的茬架被踩在满脸刀疤的男人脚下只能咳嗽的时候,少年只是希望自己没有死就好,活着的话一定可以重新开始的。好友的图像、父母的图像、自己的脸在脑海中播放起来,都越来越模糊遥远。


少年最后才想起那对于自己弥足珍贵的小提琴。


躺在医院里的他,决定退出了,不去挑衅也不去为了组织里的人两肋插刀,换了手机号只告诉了帝人。


没有利用价值的我,忘记就好了。


出院之后,纪田不再上学,在家重新拾起提琴开始演奏,手指因为伤未愈的缘故拉了四五个小时之后又密密的渗出一层殷红在包扎的绷带上。虽然不能说能一下全身而退,但也能慢慢扭转自己叛逆的心。只是父母那边,不再对少年有什么希望,成为小提琴手这样的梦想长辈劝他还是放弃比较好,也不要上学了,要混的话就跟在哪个有权有势的黑帮底下有个庇护混算了。父母一脸很认真的表情,但是这个未来少年不想要。


我会搬出去,他对父母说。


春夏之交炎热,夜里却如同冰冻的眼泪一样冷冽刺骨。


自己终究还是害怕吧。


伤害到自己、伤害到朋友、伤害到家人之后,自己是没有办法做出改变的.


救谁呢,谁来救我呢。


没有答案的无意义问题让少年在暑假辗转反侧,直到帝人传了一通简讯过来,是关于来良艺术高中招生的简讯,帝人已经考上了这所学校的普通科,学校仍然有补考的机会,希望正臣能够振作起来回到学校,大家都在的。


纠结了很久,看着小提琴,几乎是淌着眼泪重重的用好久没有拿起的签字笔勾下了音乐科的报名框。


面试时是孤孤单单一个人,纪田谁也没有告诉。他明白像这样的过程还是要自己咬牙走下去才会有效,要忍受。因为生命本身就像含着一粒胶囊的过程,幼年的时候只吃到糖衣,满满的全部都是在家人和单纯的朋友呵护下的欢欣与甜蜜,随着时光荏苒,岁月渐渐,糖衣褪去,仅是留下苦涩的时候,有人急了:“怎么踏马的这么苦啊!”可是只有默默独自忍下去,才能蜕变,才能医治心灵和人生性格中的恶疾。


即使是之前一直在找自己麻烦的人似乎也已经渐渐淡忘了这个名叫纪田正臣的落魄将军。少年装回了自己招牌的大大的笑脸,回到了正常的校园生活,面试过后不管能不能考得上,纪田都已经收拾好行李搬家独立出去了。父母没有反对,只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


平常别找我们要钱,要上学你自己去赚,父亲这么说。


我知道,爸妈再见。


他说。并没有回头。


这就是纪田为什么没有在B班抢先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搬完家之后还得到处打工,已经太辛苦了,哪还有什么心思认识新同学滚在一起玩。落得清闲一人身,这样无聊的日子里有些伤痕即使痊愈了还是会疼痛,少年知道不能闲下来,一旦开始思考就会开始疼。


所以废寝忘食的开始拉琴,因为搬得很远,所以晚上也不怕扰民。


音乐是救赎,也是陪伴。


少年很清楚。




直到介绍已经到自己的时候,纪田才从回忆和思考中回过神来匆匆站起身说了自己的名字和乐器,鞠了一个躬就坐了下来。听到纪田正臣这个名字的时候,波江饶有兴趣地盯着这个有着柔软黄发的少年打量着。


就是这个孩子啊,口味变了啊折原临也,女人甩甩长发挑了下眉毛,耸耸肩示意下一个人站起来。


“嘿小正臣☆”


窗外有一个一蹦一跳的暗色身影掠过少年的视野,青年从窗棂缝中塞进一张字条,朝纪田眨眨眼睛沿着蔷薇花墙又向前慢悠悠地走去。少年先是吓了一跳,然后趴在桌子上慢慢展开叠成方块的纸条,一行清瘦有力的行书铺开在干净如同白琴键的纸上。


“午休时候到我琴房来吃饭吧,可爱的小提琴手☆”


谁可爱啊真是的都说了没有多熟悉啊,不过还是好吧,他把字条放在口袋里,无声笑到双颊泛红而不自知。


心脏跳得很吵,纪田正臣也并没有很孤单啊,少年弯起眉毛,等待着上午课全部上完。


整个学校分为四科,普通科、美术科、音乐科和舞蹈科,上午的课程都是一样的文化课,而一整个下午是自愿选择老师去听课练习。音乐科的同学想要上哪个老师的课只要带着书本去到那个教室就好了,来迟了人满了的话再换,也可以选择自己在空教室练琴,只要这个科每周的测试能够及格就可以了。


不过上午,对于现在的纪田正臣来说简直是百无聊赖,努力想要记点笔记也无法集中,在一道挺正经的立体几何图下方画了一个挺不正经的临也先生的Q版卡通头像,圆圆的,让正臣在数学课上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害的少年眯起眼睛解释说自己只是打了个喷嚏而已这样糊弄了过去。


最后一节课铃声一打响,同学们就三三两两的走向食堂,或是出校门吃饭了。少年合上书本,摸了摸口袋里的纸条自己对自己点点头,轻车熟路地走到今天早上发生那个美丽意外的房门口,刚想敲门,与早晨一模一样,门又自己先开了。


“小正臣☆”青年拉着少年的手腕让他进到房间里来,“居然真的来了诶不和同学去食堂吃饭吗?我还以为肯定不会答应来我这里吃饭呢~”然而语气里全然没有惊讶,似乎什么事情他都了然于心完全掌握。


“......和临也先生待在一起反而比和同班同学待在一起要熟悉,真奇怪。”纪田晃悠着脑袋走进这个偌大的房间,“这...这里......你住这里啊!这不就是架着一台钢琴的公寓嘛,比我租的房子还大,临也先生为什么要住在学校琴房啊,还改造的这么夸张......连厨房客房都有......”


“我买下来的,因为很舒服啊☆”临也关上门摸摸纪田的头发,“来吃饭吧小正臣。”


“啊,哦,来了——————”少年到处看看瞧瞧,终于想起了吃饭这件事情。


却忘了自己像发烧一样的脸。


中饭是面对面吃的金枪鱼和飞鱼籽寿司,一人一碗清绿色丝瓜汤,正臣那一碗细细藏在碗底的还有一个金灿灿浸满了丝瓜汤水的煎蛋,听到“诶”的一声轻呼,一转头便发现少年没有丝毫推辞或是废话什么感谢的言语就一脸笑意的咀嚼起来。临也学着狼吞虎咽的纪田正臣把最后一个金枪鱼寿司塞进嘴里,鼓起腮帮子,好像两个人比赛谁更像花栗鼠一样。


当然是纪田赢了,搬家出来他都饿坏了。




“小正臣以后每天中午都来跟我吃饭吧。”


“为什么啊?广大美少女在等着我诶。”


“...那你今天为什么答应来~”


“因为想跟......”


想一直跟临也先生待在一起这种话,我才不说。明明今天早上才相遇。


——“那以后就每天中午都来吧☆”


少年闭上一只眼睛,用睁着的那一只驼色的眼睛清亮亮的映着微笑着站在面前如此温柔的临也先生。


“嗯。”


——————————TBC————————————————


评论(19)
热度(12)
  1. 木伏。七海八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