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折纪】转瞬如歌(4)

☆虽然是架空但是之前临也作的死就默认都干过了

☆纠结中的小正臣www快要确定心意的时候怎能没有剧情推动


4.


虽然之前就看到天并不晴朗,却好死不死在这时淅淅沥沥下起了雨,临也并没有停下手指上的动作,只是转过头看着纪田,然而后者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样子。少年随着雨声和琴音,闭上眼睛专注地呼吸着湿润的空气,雨水打在炎热了好久的天台,洇起模模糊糊的雾气,升腾起来,像是一种奇妙的乐谱。


雨没有下大,却也淋湿了天台上的两个人。


一首曲子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却已经完成了,少年不情愿的拉起最后一个长音。青年将电子琴飞快的拔下插头塞回原来的角落的储物间,然后脱下了自己纯黑色的外套。临也抹去纪田发梢上垂下的水珠,帮他拉起白色的帽子,而用自己的外套轻巧的裹住了深橘色的小提琴。


“回去了,小正臣。”


少年夹起琴箱,跟在临也的后面穿过狭窄的侧门。


“真是的居然下雨了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地方呢,不过好在也算是练完了一首曲子啦,虽然春之歌是从一开始就抄下来的谱子,却也好久没拉了啊,我以前......”絮絮叨叨抒发自己怨念的时候猛地停住,有些心虚的瞟了一眼走在前面用外套裹住自己的提琴的临也先生,没有说出自己的过去。


折原临也没有回头,他扬起唇角,因为他早就知道少年不愿说起的过去。


“呃...临也先生,”他顿了一下,“琴可以让我自己来拿了。”


两人站在电梯里,少年拽了拽临也的袖子,临也却没有依照他的话还给他。青年仰起头,看一眼楼层的变化:“回到我房间就还给小正臣,洗个澡再回去上课吧☆你看你淋这么湿~”


“不好吧,那是你家诶,随便在别人家洗澡这个,大白天的......”


“啊呀原来小正臣是嫌弃我啊,那就算了吧☆”


装作是一脸受伤心塞,语气上却没有丝毫的让步,他歪过头来反而变得一脸调笑,眨巴着自己那一对不像是人类的殷红蛇瞳。


“难道小正臣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吗☆那样的话我不介意满足一下你好奇的举动哦~”


“没...没有,”少年连忙摆摆手别过头去,“天...天气确实就算下雨还是很热啦,就冲一下吧好了......”


总之最后还是做出了让步,因为淋雨洗个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都是男的在一块能发生什么事呢。


一步一步的,好像是走进了某个看不太清晰的陷阱中只是自己还没有意识。


“到了,进去吧☆”青年拍拍少年的肩头,“你直接开门,我没锁~”


“打扰了————————”


他说。


临也笑了起来。


“你中午吃饭也没见你这么有礼貌啊。”


“有吃的还讲什么礼貌啦,中午都已经那么饿了,一上午课很无聊的啊。”


“都是你有道理行了吧小正臣~”临也把已经在外套里擦干了的小提琴放在钢琴上,摊开手掌伸向突然有些局促无措的纪田正臣,“衣服脱下来烘干,你去洗澡吧。”


“临也先生也淋雨了啊,不用洗澡吗?”


“噗,一起?”青年收回手,坐在琴凳上,用另一只手手撑着头。


“我是说之后啊!”


少年又脸红了,他心里的声音仅仅说了一句话,那就是纪田正臣现在糟糕了。


非常糟糕,糟糕透顶。


少年有一些讨厌那种总是被临也先生一眼看穿,而自己却总是摸不清面前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的暗处感觉。即便琴声合起的孤单如此相似,却总是离那个人有着一段距离。少年是不会承认现在出现的情愫的,经历过很多事的他已经不会轻易的把心交给某个特定的人了。


然而在未知的情况下,已经沉没在属于临也先生的特定的温柔中了。


脸很红,不明所以的发烫。


温热的淋浴水中,让纪田正臣的眼睛蒙上一层淡淡的雾气。


他听见临也先生干净的钢琴声响了起来,悠悠然的纠结,有些像是自己的心情。


钢琴声却蓦地停住了。


“啊,喂?”


青年微微皱起眉头,不满自己的弹奏突然被中断,接了电话。


“情报屋折原临也先生啊,不觉得你消隐的时间太过于长了吗,你之前欠下的恨意让很多人可是很想找到你呢。”电波中男人的声音发出嘶嘶的响声。


“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消隐遁世了啊,真是一个好笑话呐,九十九屋真一。居然给我打电话,你可真是少见啊。”


“有事情要发生了,折原。”


通话突然很安静。


“它一直也没有停止过啊。”青年眯起眼睛,擅自挂了电话,继续了自己有些心不在焉的琴声。


希望是一些有趣的事,而不是让我无聊的事才好☆


纪田洗完澡出来,看见烘干了的衣服叠好整齐地放在浴室门口处,临也坐在琴凳上的身影映在浴室门的花玻璃上,斜斜的有些不太明晰。少年利索的穿好自己原来的衣服,整理好白色的连帽衫,用毛巾把头发揉到不再滴水,就出来了。头发还是湿的,少年没想打扰正在弹琴的临也先生,就把钢琴上的小提琴轻轻拿下来装进琴箱,准备背起来在门口穿好鞋就出门。


况且,少年也想先安静思考一下。临也抬头看着少年一如既往的微笑,最终也没有再说什么,也并没有挽留少年的离开。


然而。


青年不小心手指一歪弹错了一个音。





折原临也记得曾经波江问过他一句话:“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什么把柄啊,怎么这么作死也没人能把你毁了。”那倒是这个女钢琴师替他整理以前的纸质资料时发出的牢骚,也记得自己当时回了一句挺云淡风轻的话。


“有啊,我也是人类嘛,把柄当然也是我喜爱着的人类了啊☆波江桑对于弟弟的情感也是利用的把柄呢,这么一想,最厉害的把柄往往倒不是最真实的身份或是势力,反而是所爱的群体呢。啊啦,像波江就是所爱的个体了哦☆”


“无法理解,你就孤独终老吧。”波江轻轻哼了一声,“连弹钢琴都没有什么人听得到,你也能谈及到爱这个词。”


女人耸耸肩推门离去。


门关上的瞬间,青年近似呓语出声般叹息着讲出来:


“即使是这样作为把柄被利用,处于被动却也愿意呢☆简直真是最好玩的矛盾了,不如说是最残酷的境遇下才最能证明这种对于某个个体的爱...这样呢☆”


由于自顾自的认定了爱的是整个人类这一个群体,即使他们互相厮杀互相利用互相爱恋,临也仅仅需要做的只是一个旁观者的角色,不会去帮忙也不会去阻止,通过情报这种煽风点火助长事态发展的方式存在着,他也自得其乐。也没有想到有什么事情,类似把柄一样的处于被动方这种,会像显摆一样展现在自己的面前。


比如小正臣被绑架......这样狗血的事情。



纪田背着琴箱直接走出了校门,并不是故意想要逃课的,只是今天很想静一静罢了,本来就是一个挺自由的学校,自己又选的是自习,矢雾波江老师说不定根本都不会在乎这种事情。想要思考的东西并不是噩梦般的过去,而是遇见了临也先生之后有些谜一样的未来。


现实太过于温暖,以至于不像现实。


至少它根本不像纪田正臣的真实生活。


走在下午三四点钟因为没有放学所以人还很少的沿街,正臣戴上帽子低着头,虽然有些苦恼与纠结但至少心底里还是很高兴,于是轻声哼起了在天台上才刚刚演奏过的春之歌。自己家搬得很远,也挺偏僻,毕竟只有自己一个人住也租不起什么好的地方。拐角过后,整条巷子,仅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他其实是习惯了的,只是今天有些不一样。


“看见了,那个每天中午都在情报贩子那里吃饭的男孩。”


“下手,别弄死了。”


低低的语音十分简短,来不及盖过电棒嗞嗞的响声。少年察觉动静之后一个闪身躲过电棒对着后脖颈的直捅,转过身来,睁大眼睛看见面前是四个穿着西装的看不清面容的高大男人,沉住气发问道:“你们...认错人了吧。”


“没有。”


不是这四个男人的声音,而是发自于他们的身后。少年向后退了两步,才发现后路也已经被堵死了。他苦笑着抽搐了一下嘴角,也是啊,真特么像是纪田正臣该有的剧情啊。被电棒击昏的一瞬间之前,少年护住琴箱用自己的身体垫着琴,不让这珍贵的救赎直接摔在地上。自己闷哼了一声,帽子早已经掉下散落出仿佛今天不曾出现的阳光一样的明黄碎发,满脸是水地倒在了空寂的九月雨巷。


“喂啊,情报贩子啊,我这里有一个你或许挺感兴趣的人啊,大概猜得到吧像你这么聪明的话,废话不多说,你单独一个人来我的酒吧找我,我就让你再见着他。不然或许,你以后又要独自一人吃午饭了吧...”


“我等着呐。”


戴着眼镜的大叔大腹便便的在正臣面前来回走着,打通了折原临也的电话,挑衅一样开始了复仇的第一步,如此传统但往往非常有效。淀切阵内的眼光有些太过毒辣,看准绑架的人全部都是极佳的诱饵,想要把临也转为被动方的机会,也只有这次了。


第二次被打断弹琴的临也挑眉听着听筒里那个熟悉不过的老练的声音。


电话那头的青年没有回话,听毕就挂掉了,闭起眼睛满脑子却都是那个虽然长着娃娃脸却总是不服输的爽朗少年的模样。临也盖上琴盖起身拿起了外套。


“啊啊,这就是波江桑所说的把柄了吧......”


TBC.


☆七海还有27天小高考惹,更的速度要越来越慢了,但是还是会更的

☆没啥事留留言评论评论我会超级开心哒~


评论(7)
热度(11)
  1. 木伏。七海八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