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折纪】转瞬如歌(5)

☆确定心意了www

☆说好的周更来了【趴桌上】


5.


JAVU BAR灯火通明,闪烁出有些暧昧的亮紫色霓虹灯,与往常不太相同的是门口那些个衣襟正紧的西装男人,一丝不苟的站着,面上带着不屑一顾的笑意与旁边的女人聊着天。门厅里打着刺眼却又看不清的黑光灯,把所有的人都隐藏在深深的阴影下。淀切阵内坐在并不很宽敞包间里,轻轻晃着玻璃杯中的酒,有些不耐烦的等待着那个几年前一直坏了他的生意还让他出车祸差点丧命的情报贩子。他挑眉看看面前还是昏迷没有醒来的黄发少年,轻吁一口气。


此时折原临也已经来到了门口,眯起眼睛打量着这个进出过无数次的酒吧。看起来这里面虽然是酒吧,却也是干着人口买卖勾当的场所。到处都是让人糜烂的各色液体,随便一瓶下去,可能第二天你就已经在某个陌生富豪的阴暗地下室,做着奴隶一般耻辱的事情了。


然而青年向来做事不会做绝,他只是推动矛盾。


所以玩腻觉得无趣了之后,也并没有利用什么理由再来打搅已经被自己搅黄了三四年的生意,就定居在了来良艺术高中那间琴房里。心甘情愿留在了学校其实还有一点原因,就是这一届高一的孩子,藏着太多的故事,比这些满脑子已经被金钱洗脑的老头子要有趣一万倍,还不如待在学校。反正之前挣的钱也很够用,每年出城化名的钢琴演出也能赚到不少,只是情报信息网上交易让波江来接手之后,莫名的很无聊。


观察人类的时间变多了,也弹着从来没有什么人会听的钢琴曲。


然后要说有什么转折的话,啊啊,就是那个吧,我的把柄。


纪田正臣。


少年像是阳光,即使背后就承载着自己的阴霾,却也义无反顾的冲进了自己的人生,疑惑纠葛却清清明明能够察觉到那一点让人欣喜的羞涩。


即使只有半个月的相识,青年清楚少年是喜欢自己的。


真是奇怪啊,明明别人都是表面上恭敬,暗地里在这样的酒吧里想要好好羞辱这个自负的折原临也吧。正因为这样所以自己才有了把柄,如果想要回去原来那种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作也不会死的生活的话,现在就应该转头离开这个门口,不再回头,把这个少年仅仅当作自己内心里遗憾的一场梦境。


嘁,他被自己的想法逗笑出了声,自己倒是什么时候也没想过要回头不是吗,更何况在这种刚想要坦然面对情愫的时刻,出现拦路虎,只要将刀刃扎进他的心脏里就好。


呐小正臣☆我的钢琴似乎已经不能没有小提琴了哦。




青年抬脚跨进了酒吧门,周围的西装男上前想要抓住临也的胳膊往里拽的时候,明晰的听见袖口处刀刃弹簧轻巧的声音,立即在小臂上细细的画下蜿蜒的刀口。临也眯起眼睛笑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那么我和淀切先生预定的包厢,就麻烦你带路了哦。”


“那么折原先生,请跟我走。”男人捂住了手臂用愠色掩盖了自己的畏惧,点点头领着临也上了二楼角落里那个像密室一样的包厢房间。


“你可是来了啊,情报贩子,会为一个人前来,你变了啊———不过对于我有利的。”


“不知道淀切先生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呢,不会是已经不再怀恨于当年你的车祸骨裂想要借此机会和我和好这种事吧,那还真是大感谢啊☆”临也并没接着他的话向下,自如地在房间里打着转,说着一些没有什么逻辑的话,“嘛啊,反正我对和淀切先生合作这种事情,倒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啦,所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绝对会委婉的拒绝的哦。”


老者刚想说点什么,面前被绑在椅子上的少年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临也......先生?”


“啊啦小正臣醒了啊,稍微等一下哦☆这个大叔似乎有什么事情要说啊。”


等什么,少年没有再问,他知道自己很危险,椅子旁边也有两个目不斜视的男人盯着自己不让乱动。


“并不是合作啊,而是单方面让你为我做事。把你掌握的所有的情报都无偿提供给我,为我工作,不然......”


“不然怎样?”


“当然不会杀掉,只是在JAVU卖给别人当玩具罢了。只要你忠诚给我工作,他绝对安全。不过对于你来说骗人实在是太常见了吧,为了真实性,在你给我所有的情报之前,这孩子必须留在酒吧,至于在酒吧里的生活状况,就取决于你情报贡献的速度与准确性。”淀切狡猾的笑着,面容都纠结起来,只当是自己已经站在了上风,稳稳地把不可一世的情报贩子死死卡在了棋盘上。


临也哼了一声,摸摸食指上的戒指,思索着带还无法脱身的少年离开的办法。


纪田轻轻转动着有些僵硬的手腕,试图把禁锢住自己动作的绳结解开,快要碰到绳结的时候有些急躁,也没有管是不是被人看着,就用力挣了一下。


坐在旁边的男人转过脸用眼神与淀切交流,从背后抽出了针管袋。


“啧啧,小孩子真是不老实啊,折原先生还没有说同意就想要逃走了啊。我可是正想让折原先生看一些东西,说来你不会以为我只会做人口买卖吧。”看见临也想要上前,旁边的人抬手拦了过来。淀切稳稳地说着,一扬下巴示意拿着针管那人下手。


临也摆摆手做出投降的姿势,向后退了一步眯眼没说什么。


“啊————!”


并不是少年发出的惨叫。


C88黑银得有些耀眼的刀极速的像是一支箭,直直地斩断那个男人的整只手,刃尖有力的钉在身后的墙上,那人的血如同瀑布一般倾泻下来,喷涌了一些在纪田虽然被雨水弄脏,却仍然白净的连帽衫上,画出诡谲的图形。针管连同手一起,无力地“啪嗒”一声砸在硬实染着鲜红的地上。


“你...!!”


老者没敢再说话,冰凉的刀子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怕是自己稍微一动,喉管就会被割裂。


“有点过分了哦,淀切先生。”


青年居高临下横握着刀柄,略带戏谑的语气。


“本来还想不要闹得这么僵,好歹淀切先生曾经的表现也是电脑屏幕前看着的我挺经典的笑料嘛,但是就算是这么好脾气的我也是有底线的哦。你看你看因为淀切先生现在命在我的手里控制着,所以你的保镖们可都不敢上前了呢☆是因为我平常都非常低调的仅仅提供情报所以被小看了吗,真是让人头疼啊。欺负小正臣的话,就算你是人类,我也会忍痛下杀手的哦☆”


“你......到底......”淀切吓得不敢动弹。


青年拿开了刀子,走到那个断了一只手的男人旁边,弯下腰拾起那个大剂量针管。


“哈,是麦角酸啊,”他笑得像恶魔一样连坐在椅子上的纪田都打了个寒战,“我也不想杀了淀切先生,那么就尝试一下自己吞下自己的恶果怎么样☆”


“你想......啊!”


药酸液刺进脸颊上的皮肤。


临也把空的针管随手一丢在地上用皮鞋碾碎:“滚。”冷冷的,面朝着淀切皮笑肉不笑,话却是朝着四周所有的人说的。闻者七手八脚的抬起注射了麦角酸而沉浸在无限的精神战栗环境中昏迷的快要不会再醒来了的淀切老板,冲出包厢。


“临也先生......你...”纪田低头看看身上的血迹,咬起下唇。


青年什么也没说,在椅子后面蹲下身腕上一绕,划开了少年捆住手脚的绳结。临也走到旁边拿起了散在一旁的小提琴,塞进少年的怀里,极其自然地拉起他的手歪着头坏笑一声迅速的躲过骚乱从侧门逃到了大街上。


“小正臣想问什么就问吧☆”


其实少年想问的问题有很多,比如为什么临也会认识这些人,还有为什么明明弹钢琴的安静的人不会惧怕鲜血随身带刀,但是冲破脑袋想要问的一个问题,却不受自己的控制自行支支吾吾的问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临也先生会......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前面拽着自己的青年抢了先。


“来救你吗☆唔,我还以为小正臣要质问我的过去什么的呢。”


“啊,对,就是这个。临也先生先回答这个,我再考虑要不要问其他的问题。这样的状况很明了吧,我很明显就是人质啊。这些人看起来都很危险的样子,为什么要过来救我呢。”


“这个的答案啊,不好说啊☆”青年停下脚步,在有些空寂的街道上微微低下头对视着少年的眼睛,“还是小正臣其实不想让我去救你的吗?”


“不是不想,因为很危险啊,那种状况,我应该还是能找机会脱险逃回来的啊,稍微对高中生的体能有点信心啦。”青年的表情有些认真,让少年开始说一些不着调的安慰的话语。


“那要怎么办呢,在你找到时机回来之前我可做不到一个星期都没有小正臣陪在旁边,真是抱歉呐似乎是让你担心了哦☆”青年用空着的那一只手摸摸少年的头,暗红色的眸子紧紧盯着纪田的脸,凑近了,“至于答案嘛,不能用说的方法。”


微微低下头,青年在少年惊愕的瞳孔里轻轻含住了他的唇瓣。


那是没有厮磨的一个静止的吻,在路灯忽闪忽闪,雨丝也并没有完全停下的这么一个不浪漫的九月暗夜,少年闭上有些酸涩的眼睛,顺着睫毛淌下一滴有些热的雨珠。


“小正臣,把这个倒过来念☆”


“诶,啊......kiss?倒过来就是......su...suki?”


这样啊临也先生,那其他的问题,以后慢慢再问吧。


少年别过头笑起来,反手握紧了临也冰凉纤长的手指。


“还有疑惑了吗☆”


“你很烦诶,回家啦。”


“回哪里,送你回家吗☆”青年一脸明知故问。


“回、回我中午吃饭的地方哼。”


街道混杂着雨声,安宁并肩的两人牵着手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注:

麦角酸,即致幻剂,是一种毒品,缩写为LSD.

Kiss反过来是suki,也就是日语好きだ(su ki da)喜欢的意思.



TBC.

评论(4)
热度(14)
  1. 木伏。七海八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