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崩坏三十题——8.崩坏世界的歌姬

☆其实我就是想给大家安利BGM

☆清明节放假我来放文~


#8、崩坏世界的歌姬


水蓝色的披肩发在尾梢变得淡粉,歌者缓缓睁开清亮的眼眸,扶住面前系着柔软蝴蝶结的话筒。房顶上明星一般璀璨的少女穿着华丽的衣裙,面容略带悲戚,深深吸了一口气。


“把那甘甜的梦境......”



琪亚娜牵住芽衣的手,雷电芽衣拉着布洛尼亚,已经从千羽学园逃出来了,一行三人走在了已经能够称之为废墟的破破烂烂的长空市大街上。蓦地,听见了如同人鱼一般美妙的声音,歌声的旋律很美,只是浸染了许多忧伤。还有就是根本找不到声源这一点更是让琪亚娜非常在意。


“芽衣学姐,是谁在唱歌,我们去找那个歌姬吧。”


“不要打扰别人唱歌了吧,说不定是某个神灵在用歌声给我们这样为了存活而行走的人加Buff哦。”黑发少女摇了摇马尾轻轻拒绝了。于是把目光投向善于精准计算的天才少女布洛尼亚。


“歌词明晰程度变化幅度明显,无法估量。”布洛尼亚抱着吼姆悠悠的说。


歌者的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但却难以分辨出歌词到底在讲述什么,凝神谛听的少女们一整个白天除了干掉几只落单的普通死士之外都没有投入到大规模的战斗中去。银发少女有些自嘲地想着,难不成毫无意识的僵尸也会因为听歌而不发出攻击了吗,亦或是真的如同芽衣所说,我们是被神灵庇佑了呢?


由于一路上都没有什么危险,所以走得很快,歌声一直不停的始终是那几句不清不楚的内容。越听,天渐渐变暗,芽衣的心底突然用上一种莫名的不安感,都说什么山雨欲来风满楼,但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更加让人恐惧。琪亚娜的手机显示的崩坏逃脱率并没有升高这一点来说,更加让没有参与战斗的少女摸不着头脑。在一层层的疑惑里,夜幕的黑色丝绒降下了。银发的少女抬头仰望星空,奇怪的发现今天都根本没有月亮。


不过粗神经的大小姐没有多说什么,找到一个避风的角落垫好棉布,拍了拍整理枪支的芽衣,搂住她,准备补充一天所需的睡眠。


布洛尼亚也慢慢靠在了芽衣身上睡着了,仅仅留下吼姆坐在窗台上监视是否有什么可疑的危险。只是半夜,歌声突然变得凄厉起来,词也大概能够听的明晰了。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死士似乎是集结号吹响一样汹涌的出现在了明明是宁静安详的长空市。


“红色的月光洒在血染的街道......”


“悲伤的歌姬在歌唱。”


芽衣像是在这静谧的夜里做了挺好的梦,却生生地被吼姆的警报强行打断了。“ALARM!”一瞬间惊醒了芽衣和布洛尼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像是受到蛊惑一般,琪亚娜到这个时候还睡的很沉,怎么警报也叫不醒。战斗迫在眉睫,芽衣就不再推醒琪亚娜,只在心中怀揣着一丝希望,希望,她很快就能醒过来。布洛尼亚已经清醒并召唤了重装小兔19C,机械手臂一把捞住芽衣和琪亚娜,带离了这个用来休憩的角落,向街上走去,准备迎战。


很乱,到处都混乱不堪。


琪亚娜一定会醒来的,一个划过脑海的想法就是琪亚娜会在自己快要沦败的时候完全醒来,在她能够行动与判断之前,芽衣知道是痛苦的拖延战。自己把自己原来所说的神明庇佑的歌声完全改观了,这哪是守护,明明是顺着自己的歌声中的故事情节在降下灾难啊。没有琪亚娜的战斗力说到底比平常要低,而且这次的死尸不管是闪避还是远程弓弩所造成的伤害都比平时更加延续和厉害。数量和速度都完全不在可考虑范围之内。


“Target分散,回旋炮准备。”


布洛尼亚压倒性的集中力连站在旁边的芽衣都感觉到有压迫感,这也让芽衣能够几秒钟之内快速地投入战斗,冷静的一如她本身的作战方式。少女跳跃着,宛如一朵暗色的飞樱,牢牢横在熟睡的琪亚娜面前。


“把手给我放开。”战线稍微被拉长了,芽衣赶忙一回头发现放置琪亚娜的机甲上围了有四五个死士,准备勾上去啃食卡斯兰娜家族蕴含着庞大力量的躯体。“给我去死。”芽衣杏眼圆睁,双手持枪一边突围着开火,向白发少女赶了过去。


可是死士已经开始叼住了琪亚娜的左臂。


“被血污沾湿的你温柔的笑颜。


以及流失的你的体温————”


旋律悲伤又清楚,让人想要哭出来。歌声唱响你内心中的人偶,逼迫你跟着她的旋律而继续演出接下来的剧本。


“在星光消失的那一瞬间将身体温柔的献出————”


雷电的力量开始侵入芽衣因为愤恨而变得有些冲动而不太理智的头脑,她将手枪直接向前仍去了,隐忍着不让自己崩坏的,是内心全然想要去救琪亚娜的意识。一只眼睛仍然是原来温和的蓝紫色,另一只却在慢慢的崩坏下浸了血红。强大的半力场一下子扫清那围在四周的死士,那些都是少女形态的人偶死士横着飞出去,打在墙壁上,犹如落叶般无力的落下。


琪亚娜骤然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蹲在一旁一只手捂住眼睛,另一只手揪着心口也看不清表情的芽衣。琪亚娜和芽衣两人都在吼姆机甲的阴影下,只有布洛尼亚一人支撑着。大小姐有些语塞的看看自己身上被啃食的迹象,虽然伤口已经多多少少好了一些,但仍然在细碎的流着鲜血,银色的骑士忍着痛感伸出手摸了摸芽衣的头发,笑了笑看着周围依照歌声不断出现的崩坏人群。


“芽衣,我已经醒来了哦,抱歉~”


被叫到名字的少女猛一抬头,像一只小老虎一样一下子扑到琪亚娜的怀中:“睡那么死像猪一样啊。”


“嘴上还是那么不饶人啊,”看起来硬是从歌声蛊惑中的强制睡眠中挣脱醒来的琪亚娜看起来异常的疲惫。刚想站起身来,歌者的歌声响度像是被玩坏一样突然放的好大,尖利的有点瘆人。


“在这渐渐崩坏的世界啊,


卷入噪音的漩涡之中——————”


音咆哮中跌跌撞撞地,琪亚娜迅速架好了金属炮台,她抱住渐渐褪去崩坏力量的虚弱芽衣,将自己的双手捂在了暗色少女的耳朵上。虽然非常冰凉,但却让严重的红色消散了。炮台突突地喷着火舌,虽然不知道能够撑得了多久,既然琪亚娜已经醒了的话,就说明剧本已经不再有效,只要撑住存活下来就赢了。


布洛尼亚这才被想起,但是小萝莉带着她的机甲步步稳定推进,已经找到了歌声声源所在的楼顶,依旧是冷冷的面无表情:“Target lock on.崩坏能未知,轨道炮准备,3,2,1.”


强力的火炮混杂着苍然白光不偏不倚击中那一座大楼,楼层坍塌的一瞬间听到了那最为明朗的最后一句歌词。布洛尼亚纵身一跃从高处的机甲上跳下来,回收了布偶吼姆,一黑一白两少女身边的战斗者的敌人一眨眼间全部消失,结束的突兀又释然。琪亚娜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倒在地上打了个哈欠。


“天快要亮了啊。”芽衣也坐在边上微微喘着气。



“甘甜的梦境存在与回忆之中,


直到终结——————————————————————”


歌姬的发丝水蓝水蓝的,消失在天边罕见的美好朝霞中。


TBC.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