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折纪】转瞬如歌(7)

☆这是一个过渡章,好久没更了w音乐说明在后面希望能看下去~

☆所以作为补偿今天双更!【土下座】


7.


龙之峰帝人最近都一直在学生会办公到很晚,杏里虽然也很想留下来帮忙,因为自己家中的血色吉他【罪歌】没有自己控制的话到晚上就会自己吟唱出蛊惑人心的歌曲,叫嚣着爱与被爱。那么听到琴声,心中有迷惘的孩子就会变成红眼睛的罪歌支配者了,街道会变得像妈妈那个时候一样灰暗却吵闹的。


扯远了,即使能够留下来,杏里也感觉到其实帝人这个时候其实是自己选择了孤单,似乎并不希望有已经熟识的人陪在他的身边的。


“龙之峰同学,”有着齐耳短发的少女架了架眼镜微微欠身,“我先回家了,你辛苦了,工作加油。”


“嗯,园原同学路上小心。”帝人抬了一下头脸上显出些许短暂的羞涩,又非常快速的把头埋在了文件当中。


啊,即使是晚上了,学生会长的袖章却也在白炽灯下显得普通又刺眼呐。


不过桌上的文件,似乎有几张,并不是校园文化祭的内容。那些纸张的左下角好像隐隐能看到个轮廓,却不是来良综合艺术高中的校徽。


“就快,就快找到有意思的生活了...”少年端直坐在属于学生会长办公的皮椅子上,目光越过了纸张看着虚空中的什么,轻轻地,几乎是微不可闻的长吁了一口气。

 


另一边的琴房里,同样也天色正晚。


“小正臣☆”折原临也坐在在厨房的小长方桌晃着腿,看着在桌前慢慢悠悠显得非常无聊的少年,嘴上叼着寿司,有一些含糊不清的喊着他的名字。


少年没有抬头,左手搓着橡皮。“干嘛?”纪田说。


“我觉得我要是不喊你几声的话,小正臣就要睡着了哦☆”他笑着。


“哈,我还真是羡慕临也先生明明是音乐老师却闲得慌呐,”少年有些烦躁的捋了捋额前的细碎刘海,“天天除了作死也没什么事可干,居然还有工资可以拿,简直没天理啊...”


纪田的有些唠唠叨叨的抱怨渐渐又变得含糊起来,一副困得要睡着的样子。大概是文科作业对于纪田正臣来说简直就是安眠药,作业纸白白净净的被他半梦半醒之间画起了龙飞凤舞的文字。少年像是一只小兔子一样无害地趴在桌上,他是把全身的信任都交给了这个凭着琴声就闯进自己生活当中的模糊不清的孤独暗影,就他的性格而言,向来不考虑后果。


青年勾起了嘴角,温柔地朝着暖黄色灯光下睡得极其和谐的恋人。


目光一瞥,笑意虽是没有减少——毕竟这就像是像胶带黏上去那样的折原临也的标志,但眼神却冰冷了起来。手机屏上的两个未接来电,一个是一直保持着低频联络的九十九屋真一。


剩下那一个,是一个第一次打来的电话,不过青年早就存过了,从来良附属初中辍学的黑沼青叶。


他有些轻蔑的将手机锁屏。“真是急性子,”他看向窗外深深的夜幕,“终于忍不住要行动了呢令人生厌的黑沼。”


“不过也算是人类呐,大概不会是什么无聊的事情呢☆”


他翻开琴盖,坐在皮革的琴凳上偏头看向时不时还晃一晃笔和睡眠仙子作斗争的少年,轻轻弹下一串叮咚琴音。像是钢琴会唱歌一样,它缓缓的温存的吟唱起安宁的Suiren,即使弹奏它的人有着完全与安宁不沾边的火焰念头,钢琴声仍然揉揉纪田疲惫的小脑袋,让他舒舒服服的睡熟。


弹完一首睡莲,钢琴余音的静谧中能听得见从背后传来细微的鼾声,纪田本来握在手里的笔已经掉在地毯上也毫无自觉,临也合上琴捏了捏少年的圆脸,发现纪田已经熟睡,嘴里喃喃念叨着什么。青年盯着他的脸悄悄哼笑了一声,然后从少年的腿弯那里勾过自己的手臂,慢慢地,像是抱起一个婴儿一样抱起了纪田正臣,把他放在了自己的床上,侧过身弯腰在正臣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青年自己都被自己的变化吓到,他摇摇头却一脸笑容,准备起身去倒杯黑咖啡提提神,好来思考一下接下来的作用于人类基础上的恶作剧计划。


少年的手非常准确地,紧紧勾住了折原临也的手腕。


“诶醒了吗?”


青年回头。


然而少年并没有睁开眼睛,顺着眼角淌下一滴有些虚弱的清泪。


“不......不能走......很...危险....”大约是做什么梦了,他想。


青年吻了一下少年微凉的指尖,凑在耳边满含笑意。


“我哪也不会去哦,就在这里,要把小正臣的生活变得只有我才行☆”


只是这笑容不仅仅只有温柔,还掺杂了一些无意中混进去的危险气息,让明明熟睡的少年握紧青年的手腕几乎不可察觉的,微微打了个寒战。


“怕冷的小猫☆”


临也回身,将空调调高了两三度。

 


第二天是周三。


天气明朗,阳光很好,只是蔷薇花快要谢了,在朦朦的九月清晨中晕染出一片浓郁绿色,只留下几朵迟迟才开的还显得粉红稚嫩。花草墙从临也的琴房一直蜿蜒环过了半个校园,茂盛的正如这一整个校园中的菁菁高中生。


“早....安...”纪田睁开眼自言自语着,“今天已经周六了吧...?”


少年伸手摸向床头柜,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今天仍然是要上学的周三,叹了一口气。掀开被子,他发现自己在底下还盖了一件暗色的毛茸茸的外套。是临也先生的外套。说来好奇怪,没有听见钢琴的声音,自己的卧室门是开着的,却也完全没有感受到青年的存在,不过也没时间多纠结,因为今天的晨会要宣布自己班上的校园祭任务,而且自己的早饭还没吃。


少年起床,坐在床边伸了个懒腰,看见原本像是压在手机下面的一张纸条。


“啊啦小正臣终于起床看见这张字条了吗记得今天要去上学可不是休息日哦☆我已经出门了,不会很早回来,波江会给你做饭的,钥匙在你的小提琴盒子里,出门的时候锁一下。回家之后乖乖等我☆

                                                                  ——临。”


依稀记起自己好像是做了什么关于临也先生遭到危险的梦,在知道今天临也先生出门不知道干什么事情之后,不由得担心起来。不过这种担心很快就从纪田的脑子当中消除了。“又不知道是什么事,在这边像少女一样惴惴不安的干嘛呀我。”他这么想着,一边换好了衣服刷牙洗脸。


“小鬼快点吃饭,今天开晨会难不成你想要迟到?”冷冷的女声突然从背后传过来。矢雾波江双臂环在胸前倚在厨房门口。


“矢雾...老师!?”纪田惊呼了一声,吐了吐舌头。原来波江就是指矢雾老师的名字啊,找谁来做饭不好非要找自己的班主任来。“我不会迟到的,老师。”少年镇定下来坐在桌边吃起了全麦吐司,“可以问一下临...呃折原老师和矢雾老师的关系吗?”


其实自己本来是想问临也先生今天去哪里的,话说出口就变成了像是质问什么私人的问题了。


波江轻哼了一声,倒听不出是不是在笑。“折原是我的上司,放心我知道你们两个在交往,而且我已经有爱的人了,所以小鬼你可以收起你质疑我的语气,”她会过身递给纪田一杯牛奶,“喏,他让你喝的。”


“啊...谢谢老师。”少年接过来,看着牛奶杯傻笑了一会儿,非常羞敛的眨了眨眼睛,然后掩饰一样咕咚咕咚快速的喝了下去。女人甩甩齐腰的长发,站起来朝门口走去。“中午你就和同学去吃饭吧,晚饭到时候来我琴房拿了回这里吃。”波江顺手带上门,偌大的厅里空空的只有纪田正臣一人。


少年将杯子洗洗干净放在桌台上晾着,走到小提琴盒那里轻松的找到了一把新的钥匙。


还有一朵花蒂上带着软刺的新鲜蔷薇,安静的躺在琴弓旁边。


纪田嗅了嗅花,然后眯起眼睛笑的像是晨起的阳光一样,吸拉着拖鞋啪嗒啪嗒的捏着小花,轻轻摆在了叠好在自己床上的那一件黑色带有毛边的,属于临也先生的外套上。然后关了空调,锁好门,他便来到了教室。


“好了,我们班的校园祭抽到的主题是‘吉他、女仆与咖啡’,还是很传统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具体分工你们自己决定,不过要是弄得太烂而无趣的话,全班期末学分都是C。”矢雾老师的声音虽是不严厉甚至带有一些漫不经心的懒散,但是内容却非常恐怖。“剩下来的时间就你们自己讨论,周五拟一份企划交上来,周日开始上工一共要有四天。”矢雾波江扫视了整个教室,懒得点名,所以大概确认全班都来齐之后,她就离开了教室。


直到现在纪田正臣和班上的同学也不是很熟络,所以很顺利的成为了为数不多要穿上女仆装的几个男生之一。


老子是帅气的阳光少年啊,不要因为嫉妒我的脸就开始毁坏我的名誉啊。


不过也没有太故意为难,只要穿后两天的校园祭就好,只希望帝人他们不要到这里来找我,他想。


反正要到星期天才开始校园祭,今天中午就和帝人一起吃饭吧。


少年不知道的是,今天的午饭还有一个不太面善的人出现,那个笑嘻嘻的早已经进入帝人生活的一个狡猾学弟。


不过呢,不知道或者说是无法预料的事情还多着呢。

 


那么此时。


另一边是已经坐车到达了东京艺术音乐厅的折原临也与赛尔提。


以及Desisive Battle和Memory同时在后台试音的有些混乱却意外地融合起来的钢琴声。

 


Suiren是ahisa的一首译名为睡莲的钢琴曲,流派是POP的系列,也就是和Pianoboy一样的歌曲流派。因为原曲是有提琴与长笛的声音以及节拍作为伴奏的,所以并不显得很安静。这里写的哄小正臣睡觉而弹奏的睡莲是纯钢琴的,所以较为安宁一些。我在听的时候觉得呢,整个曲调有一种“即使发生了太多事,但现在请你和我一起沉沉睡去好吗,你真的已经很累了,在你睡着的时候我会陪着你,你的灵魂你的过去我都清清楚楚,所以现在请你好好休息吧,想像自己躺在清凉的睡莲叶子上,轻轻勾住我的手指摇一摇吧”的感觉。

 

Desisive Battle(也写作Decisive Battle)是麻枝准的一首钢琴曲,作为Angel Beats!的一首BGM,同样也不是纯钢琴曲,有一点急促而宏大。译名为决断之战。是临也所准备在音乐演奏会上弹奏的其中一首曲子,本身他就是很不羁的一个人,在这里弹这首曲子其实并没有其他的用意,仅仅是能听得到这首曲子的人都是人类,而触发某种吵闹的混乱战斗并且站在一旁旁观事态的发展是临也的天性。

 

Memory同样也是麻枝准的一首钢琴曲,也是Angel Beats!的一首BGM.很温和很慢速,是立华奏在最后和音无结弦天台上说自己生前回忆的时候的背景音乐。赛尔提虽然是神秘而且战斗力爆表的无头骑士,但是却非常非常的温柔,对于她来说“记忆”是没有办法改变与量化的东西,是最珍贵的,是时常能够被轻轻想起的让人微笑的东西。用这一首钢琴曲作为本文赛尔提的第一首演奏,大概想表达的就是这样一种温暖的感觉,让听着赛尔提钢琴声音的人们都想起自己的回忆,从而渐渐平复一下从临也那里听出的嘈杂与任性的混乱,提醒自己世界是还没想象的那么糟糕的。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