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Jen要结婚了,我今天才知道这个好消息真是消息闭塞。看见E-vite的一瞬间还以为是什么广告差点儿就删掉。看见这两个人的照片,笑得超级开心,我也眯着眼睛笑起来。
这个家伙,四年前就追Pattic追得要死要活的。搞得整个上课地点都在冒粉红色的泡泡,然后人家小姑娘怎么都不答应。我们都笑,打着赌看Jen什么时候放弃。
他就没有,他还就成了。我还记得奏奏拉着我去问Pattic什么心态终于答应了,她说超不爽,明明是她先喜欢的他。
我去这有什么不爽的,表示受了很大伤害的我和奏奏,可能当时精力比较充沛吧跑来跑去的,学给Jen听。把这个家伙乐的啊,笑着笑着摸了摸眼角。
后来大概是两年前么,两个人吵了好大一架,分手之后Jen就从中国飞走了只留下Pattic一个人在这里教书。我那时候已经不在那边上课了,都是听说的,奏奏说还以为会很痛苦什么的,结果这个老师比平常都更加活力的教书。我大约现在明白,那应该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痛苦而显现出来的转移注意力的方式。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以为这两个人没戏了。
一年前,Jen突然回来了,还特意打了电话给我。嘛因为这个家伙教的第一个学生是我啊,让他大胆追小姑娘出了一堆鬼主意的也是我,所以他就打了电话给我说他要回来。
You are coming back?
Yeah.
When? Now?
Before it becomes too late.
大体是这么个对话。我也没想到要告诉其他人什么,就简单聊了两句,在这个爱管闲事的老师准备过问我的情感生活时尴尬的说了再见。
后来的一个星期后,我听说他们订婚了。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件事空前成了我们谈论的焦点。
Pattic没有教过我,所以我们并不很熟,所以她过了很久用中文跟我说谢谢,我蒙了。后来想到,或许是我曾经跟Jen说过什么。
对。是我提议他离开这里的。我说你不要气呼呼的走,你冷冷静静地到远离我们所有人的地方去过别的生活一段时间,当你还想娶她的时候,你就可以回来了。
我记得超清楚,他说万一他变心了不想娶Pattic了怎么办,我说如果那样的话那不挺好的吗就不用回来了呀,但是我很大声的说,你不会的。
等不到我上大学你就会回来找她。
你看果然吧。
你们两个真是最甜最甜的糖,你们永远不明白一个活在昏暗飘摇世界里的我在看见你们之间的温暖后有多开心,你只要知道我真的很高兴就可以了老师。
Jen, I give you my best blessings.
我希望呢,就微薄的希望好啦,我以后也能给你发好看的请帖,和自己爱着又吵过的人结婚给你看。
愿你们一路幸福,Jen&Patti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