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絕對反抗。

第二章 北异调查  世界纪叁仟零一年十月(3001.10)

 终于到了。

因为不能够大张旗鼓地行使军部长的特权选择跨界乘务通道奔到北方的审判广场,所以乘坐千百年前就已经存在的交通工具从军部到北异边境,时间比原来的一周生生地多出了一倍。这两周里,漂亮但是又任性的天才博士明允在操作台上指导秦雾和的时候,常常按住操控芯片感应的按钮,然后我就听见脑海里清晰地响起反器材狙击枪轰碎了什么墙体的声音,还以为军部弑神者前三位出走调查之后,总部就被突袭轰炸了。不只是我,石赫和索尔斯也同样能从痕刻里听见。

这让我差一点就要扭头回军部去。

好在索尔斯还沉得住气,石赫也...

絕對反抗。

第一章上部分戳。


*  *  *

零鬼组。

以黑色为主色调的组织,充斥着钢铁辛辣的气味,忽略稍显浓重的杀气,也能算是一个上班的地方。在暗夜一般的背景下,他们显得尤其和谐而冷峻。和军部想要通过激发人体潜能的方针不同,零鬼组秉承机械至上的信条,以白起的话来说那就是,人是有太多限制了,但钢铁与冰冷却没有。

重装武器没有感情,该破坏时就破坏,比任何一个人都有用的多。

零鬼组总部大楼是用隐形材料建制成的半埋于地下的环形建筑,上层一半屹于地面上。以镜像屏蔽作为基础的墙体即使是放在城市中心,也无法被探测到。假若你不是零鬼组的成员而被带进这栋虚无之城的话—...

絕對反抗 。

绝对反抗。

         ————别太小看人类了啊。

(by七海八音。)

启文.


这些人,是经历生死的幸存者,要么为自己没有与深爱的人一起死去而悲哀,要么侥幸在这救济站里荒废掉自己余下的生命。说白了就都是苟延残喘。

幸存者Survivor. 也就是没有被选中的人,毫无能力在灾难到来之前守护他人的人。

这个世界的统治者不是人类,而是神明,它们确实存在,以世界外的傀儡师的姿态。

神的作弄就是,用毫无道理的天罚之灾夺去善良而优秀的人,留下更加深层的恐惧与悲哀在略微弱下的幸存者身上...

【折纪】转瞬如歌(9)

☆这是第三次发了希望七海我能逃过这一劫

☆那么重新发车

一辆破三轮正在被追杀的三轮

接】

“小正臣,好好休息,明后天我还是有演出,晚上回来,不过不会像今天这么晚了放心☆明天晚上会一起吃饭。小正臣不会太想我吧~”青年收拾好琴凳那边一堆乱摊子,坐在少年的床边说。


隔了一会儿,本想装睡的少年难得地闷声说了一句。


“想,所以快点回来。”


“遵命☆”


夜深人静,草叶低语,黑暗中本是两个最为孤独的人却相拥着一并入梦。那一朵玫红色的蔷薇花也躺在枕上,仿佛一个才刚刚修炼得道的爱神,小心的庇佑着渐渐平稳起呼吸的两个人。...


夜见黄昏的空洞【转瞬如歌番外】

☆劳动节快乐啊大家

☆挺短的一发完www


【番外篇】

基础设定与长篇转瞬如歌一样,正臣的设定多了“玩偶之眼”这样和ANOTHER见崎鸣一样的非自然能力。


夜见黄昏的空洞


画上的少年有着一双漂亮的鎏色眼睛,望向底去,又泛起琥珀色的婉转涟漪。


只是见他面向着尽染余晖的海面,微张嘴唱着画外人无从知晓的悲歌,似乎正一步步走向海的中心。


画是挂在琴房干净的墙壁上的。


画的面前,是一个微微眯起血红色眸子一遍又一遍弹奏着属于少年的歌的瘦削琴师,青年看上去极其寂寞的人生,却在无名指上,圈起一枚白银色的雅致戒指。


“已经,是黄昏了吗☆”


纪田正臣四岁时左眼...

崩坏30题—7.里世界

今天双更~


#7、向里世界走去的人们


琪亚娜昏睡第四天。


黑发少女的眼底微微发青,她硬灌了一大口苦到发涩的速溶咖啡,继续守在路上突然捂着双眼昏倒的一直昏睡到现在的少女身边,外场由布洛尼亚和吼姆机甲守护,死士不会冲进来,至少先在这个地带是安全的。这个破旧的教室里似乎变成了崩坏所遗忘的角落。


或是你可以说,崩坏的邪神就是为了要让银发的骑士沉睡梦境中吧。


“琪亚娜,你快点醒过来吧...”喃喃着,芽衣握紧了琪亚娜略微冰凉的手。


少女仿佛沉浸在一个很熟悉的梦里,有点悲伤却又不想醒来,也许更像是自己的记忆深处。白雪皑皑下,隐隐约约的确实是小的时候长大的地方。远远地站...

崩坏30题—6.待樱开遍之时

考完啦!!!!

我回来了www


#6、待樱开遍之时


八重之樱飘落如粉雪卷起一团团动人的云气,霞光一样盛开在山林中的烟火村庄。就是那天,小小的巫女手起刀落,斩断了亲爱的妹妹的灵魂,献给无法逾越的神。


昨天才答应过凛要带她去看樱花的。要笑着对妹妹说:“看吧,那是如姐姐名字一模一样的花朵哦,很厉害吧。”明明是这样打算好的,山谷里可能轮椅不好推,那样的话背着凛走一天也没有关系。明明一切都规划好了才对。


失去妹妹的第二天,仿佛是做了一个冗长又疲惫的梦。八重樱如往常一样推开妹妹的房间的门,“哐”地一声一切自我安慰都见鬼去了。像是自己——也许都不是自己——从来就没有过妹妹。即使是现...

【折纪】转瞬如歌(6)

☆小四门南京市摸底结束啦七海我3A1B所以出来更文惹

☆有点乱,感觉好多东西没交代清楚

☆终于要写到校园祭了~~~


6.

纪田正臣是在清清淡淡的钢琴声音中间醒过来的,白净的床并不是很柔软却也睡得很舒服,昨天好像是蹦蹦跳跳地跟着临也先生回到了琴房,然后等待青年做好饭吃饭的时候自己倒在床上直接睡着了。少年试着活动了一下关节,揉了揉被电击过的腹部深呼一口气,却发现脚腕和手腕动一下都很疼,而且白白的缠上了绷带,散发着一股药物的辛苦味道。


“嘶......怎么搞的,我没记得打了架啊......”


纪田坐起来,盯着自己的手,轻轻揉眼睛。


食指蹭过嘴唇时,少年腾地一下面泛红色,...

【折纪】转瞬如歌(5)

☆确定心意了www

☆说好的周更来了【趴桌上】


5.


JAVU BAR灯火通明,闪烁出有些暧昧的亮紫色霓虹灯,与往常不太相同的是门口那些个衣襟正紧的西装男人,一丝不苟的站着,面上带着不屑一顾的笑意与旁边的女人聊着天。门厅里打着刺眼却又看不清的黑光灯,把所有的人都隐藏在深深的阴影下。淀切阵内坐在并不很宽敞包间里,轻轻晃着玻璃杯中的酒,有些不耐烦的等待着那个几年前一直坏了他的生意还让他出车祸差点丧命的情报贩子。他挑眉看看面前还是昏迷没有醒来的黄发少年,轻吁一口气。


此时折原临也已经来到了门口,眯起眼睛打量着这个进出过无数次的酒吧。看起来这里面虽然是酒吧,却也是干着人口买卖勾当的...

【折纪】转瞬如歌(4)

☆虽然是架空但是之前临也作的死就默认都干过了

☆纠结中的小正臣www快要确定心意的时候怎能没有剧情推动


4.


虽然之前就看到天并不晴朗,却好死不死在这时淅淅沥沥下起了雨,临也并没有停下手指上的动作,只是转过头看着纪田,然而后者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样子。少年随着雨声和琴音,闭上眼睛专注地呼吸着湿润的空气,雨水打在炎热了好久的天台,洇起模模糊糊的雾气,升腾起来,像是一种奇妙的乐谱。


雨没有下大,却也淋湿了天台上的两个人。


一首曲子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却已经完成了,少年不情愿的拉起最后一个长音。青年将电子琴飞快的拔下插头塞回原来的角落的储物间,然后脱下了自己纯黑色的外套。临...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