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高三。

【好久没发暗黑系高中系列了】

【正好期初考试又没考好】


暑假阳光色的眸子里满是落寞

我的脑海中却全是开学和他的爪牙所带来的恐惧

“越远离我”

“你就越安全。“

我想起上一个暑假少年因为轻轻抱住我而惨死刀下的血腥场景

有些抱歉的朝他笑笑

他心底晓得,所以只是在身旁默默地看着

复习摸摸我的头

“还撑得住吗”

我点点头站起身

“别手下留情,那样的话赢不过的”

他自然知道我指的是九月期初

那个火色头发的双枪女人

少年善良,即使用刀也不忍心割开旧伤与动脉

“呜”

一声短暂悲鸣,随着刀刃内的弹簧发出的金属颤音

暑假的头颅惨白的滚在了我的脚下

未能和上的眼睛犹如晚霞...

小四门摸底。

暗黑高中系列又来了www

小四门摸底。


心脏律动不齐鼓动着我走向与平常完全不同的刑场


厚如山的复习提纲与试卷


发出燥热如血般刺鼻的气息


复习将他冰冷的手背靠向我的额头


“去休息吧,明天你需要体力。”他说


收起了带有干涸血痂的折刀


我不依,轻摇头,拉住复习白净的衣袖


“不行,打我,继续,我撑得住。”


就这样一直挨打到天亮,还以为会天道酬勤


翌晨浓霾降下。我带着一身伤站在这里


想着很努力一定可以赢下这一场


看见地理与生物两个小孩子笑眯眯的


晃悠着短短的辫子,却拖着比自己还重的镰刀


奔向孑然独立的我


先让开几...

期中。

五条咖啡粉和一百毫升凉水

复习试卷悄悄地把这些东西摆在我的桌上

“吃了吧,我很担心你。”

他纯黑色的瞳孔让人安心

我撕开袋子把粉撒进杯中,盖上盖子疯狂地摇晃起来

浓稠的褐色散发出一种刺鼻的苦辛

“这样就没问题了,来吧,打我。”

“把我训练到,能够活下来的地步。”

他捏了捏我的臂膀,皱了皱眉。

处罚的日子就是今天,我连熬两天眼依旧精神

对着眯起眼睛睡着的复习试卷告别

刚来到这个来过无数遍的操场

闪着冷光的飞刃切断了我的右耳

血向流泉一样汨汨而下

目光直视,列坐其次的是我的敌人

期中扶了扶眼镜,纤长的手指把玩着余下三把割下我耳朵的小刀

“半年没见,又是你啊~”

微带上翘的尾音让人恶心,他雪白的西装袖口似乎已经染上之前孩子的血迹

洗不...

月考。

【好久没发暗黑系的高中生活了www】

"亏你还能撑下一年"

开学理了理已经非常平整的袖子,站在主席台上居高临下

月考踏步走了过来

在开学的面前像是一条狗一样谄媚

国庆作业才把我折腾到凌晨

却忘了今天又是挨打的日子

月考啊,他走过来了,站在我面前

伸手就是一个耳光,

右边脸慢慢肿了起来,红的发亮

头好晕,大概是因为熬夜循环吧

又是一拳,打在我的左眼上

眼球好像流血了,不过本来意识也就模糊了

天阴沉沉的,雨要下不下

小声的咳了一声,惨了

月考似乎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蝴蝶刀

"怕疼啊?"

一刀砍在大腿上,蓝色的校裤洇成绛红色

透出铁锈的气息

我用仅剩的一条腿站着,摇摇晃晃

"嘁,我可是...

写在月考之前。

本来是想写一篇百合的)

谨以此篇,送给我坚持不懈的灵魂和我自己。


也许也没什么意义,也许让别人看了也觉得像是无病呻吟。不过也正因为只是想要给还在努力的自己打打气,才会想到要写这样的事情。

昨天到今天算是蛮惨的。许久不发作的肠胃炎似乎非要和高中压力一决高下,疯子一样疼起来。低烧不断,到现在还没怎么好透。早上喝了一瓶藿香正气水,我只能说,真是难喝啊。又苦又辣,而且还有酒精的成分在里面。一仰脖子喝完了之后,手抖得连装药水的小瓶子都抓不住。瓶子掉在水池里没有声息,只有环绕着的药味。

从前天晚上就没怎么吃东西呢,真是饿死我了。

想要写作,喜欢写作。原创的儿子女儿们还是同人文的男神女神们,我...

校庆。

幕布拉下青春启

谁知道呢,明明只是面子的节日吧

原本光洁纯净的作品被修改

修改

修改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节目

长裙拖地,灯光打在我的脸皮

眼睛好疼想要流眼泪

但是不能哭,因为我只有服从

毕竟还是太弱小了吧

学校的命令与审美观是强劲的绳索

困住我但我一声不吭

忍耐才能蜕变不是吗

礼服的裙裾沾染了我冷冽的血怨

“谁说我在怕啊。”

我抬眼看向西装革履的野兽

似乎死死盯着所有我们的灵魂

“不会让你夺走的。”

节日里欢庆的喧闹声掩盖了它刁钻的杀气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光亮的视野

开始了。

中秋怨。

开学皮笑肉不笑的愤然远去

我成长的同时他也在变的更加危险

不过总算放假了,我看见了中秋圆圆的可爱面庞

眉宇间有无奈的苦笑

我看见了他身边气势汹汹的一团生物

作业吗,已经完全倒向开学一方了呢

那个乐于毁灭的集团

我走过去,摸摸中秋的头

身边的作业开始狂吠

并撕咬着我已经残缺不全的手臂

轻轻的给了我节日的拥抱

在我的另一只完好的手心

悄悄的放上了一块朴素的月饼

「团圆了呢,终于。」

中秋笑嘻嘻的哭着坐在了我的旁边

「是啊。」

不管面对着什么,不管经历着什么

总算是团圆了

内心是百般创伤也好,梦想是遥不可及也罢

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中秋怨凝结在初秋即将分离的伤痛里

之后就算一个人战斗又有什么关系呢

中秋啊

那块小巧的月饼被我含在嘴里

我哽咽着不想马...

开学。「开学典礼」

西装革履的开学站在了我的面前

身后是他所有的杀手

他们的脸上笑容满面,却又散发着阴险

门前悬挂着暑假俊美但已经苍白发臭的头颅

经过主席台,我打了一个寒战

我看见了大家,在宽阔的地方

哪有什么需要害怕与惊吓的事情呢

就算独自战斗,但同样反抗着的还有大家啊

猛兽嘶吼,铁骑突出刀枪鸣

新鲜的血液就像是洪水一样汹涌

不过谁也没想过去止住

「我只要还站着,只要还没有屈服就好了。」

任凭血顺着脸颊像泪水一样滑下

刀尖在心脏的位置搅动着懦弱的痛楚

生物组织似乎都破坏了,谁知道呢

开学灰蓝色的西装上是我斑斑点点荣耀的血迹

「疼痛不行,诱惑也可以把你带入深渊。」

开学的声音渐行渐远,似乎志在必得

我咬咬牙,将自己的手臂甩开

右手还不自觉的伸去

我一瘸...

数学。

数学带着眼镜,看上去十分友好

我捧着开学的通缉令战战兢兢的站在他面前

抿着嘴笑,突然觉得冷冷的

开学满意的看了看数学的脸色

耍着刀花从我的背后穿过

数学像是要和我打招呼

我却发现他伸出来的手不是手

是猛兽的利爪

意识到了什么,他咧开了嘴

我看见还有肉渣的尖牙

也闻到弥漫开来的散不去的血腥味

“你这样的水平,吃了也只是充饥。”

数学张牙舞爪的样子向我扑来

我已经不想,再躲避了

爪子扯开了我的手臂,尖牙咬住了我的咽喉

动脉的血迸射出来

洒进数学笑着的灰暗眼睛里

然后我笑了,在声带被咬穿之前

“从开学手上活了下来却死在你这里。”

“我才不会甘心。”

数学继续发狠的撕咬着捶打着

我挣扎起来,踢了一脚数学

习惯了我的顺受的数学呆愣在我的面前

“够了...

军训。【续二】

(☆记我今天五公里跑步
(☆真觉得我要死在路上了TAT

军训用有力的拳头锤着我向前

跑在毒虫与大树的山林中

也许之前的水泥地还是平整的

但现在已被疯了的树根钻破

崎岖不平并充满了裂缝

我深一脚浅一脚不停地奔跑着

长叶与松针在我脸上画出血红色的图案

萧瑟的风挟着雨点蹂躏我的双腿

军训时不时踹向我膝盖窝

看我一脸不情愿而痛苦的表情

却累倒跪在军训的面前

“还能站起来。”

“能…”

呼吸越来越沉重

站起来所用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我意识到刚刚那句话不是问句

并且对话人也不是我。

是山林间恶灵环绕的开学。

徐步慢慢的跟着我的开学

怀中拎着一团血肉模糊串在刀上的东西

一颤一颤让人恶心

刀刃一甩,那东西砸中了我的心脏

不管全身流血的样子

心钝钝的疼了好几下

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