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我和我的不难过。

我的一生啊,目前为止,拜爸所赐。

幼儿园的时候因为灌输的思想使我骄傲地在所有小朋友面前大声宣告:“我是男孩子!”在同样年纪的小孩子身边,萝莉扎着精致的可爱发型,男孩子玩的满身泥巴。而我剪着干净利落的寸头,穿着简洁明朗的衬衫短裤。

我说我是男孩子。

说实话那时候我是并不觉得有什么区别的,男孩子和女孩子,不过是一眼看上去可爱的方向稍微有点不同罢了。我很耻辱到现在的事情,是去幼儿园上洗手间,去的是男孩子用的,这件事被拿来到了小学,甚至是初中,都完全让我在听幼儿园出来的孩子面前抬不起头来。

老师是没有发现的,一开始。后来确实觉得不对劲了吧,把我揪出来,告诉我要去女厕所才行。于是我那天回家,告诉了父母,我说爸爸...

残桜 zanka

残桜


“明日是否还能和你再会。”心中易谢的樱花笑言道。

花霭弥漫袅袅彩影

吸引着我沿途抵达

花影落水涟漪荡漾

为了相互传递这份温度

如那烂漫满开的樱花般平凡绽放

兀自凋落的人生

终落何处化春泥

铭刻的指针停止了转动

满开的心田樱花雨霏霏

风忽至,花满天,驻足停步

睁开双眼

落樱如竹筏般铺满河面东流而去

像是相互惋惜春日流逝

如那烂漫满开的樱花般平凡度日


双双共辞世

若此愿终得偿一声呜咽

若北风与太阳皆能平等的降临人世间

经历暴风雨的洗礼

终究迎接绚丽盛放繁景

蓦然回首徒剩我一人

停留在此枯枝上

为人所采撷而留的日渐衰竭的伤痕...

高三。

【好久没发暗黑系高中系列了】

【正好期初考试又没考好】


暑假阳光色的眸子里满是落寞

我的脑海中却全是开学和他的爪牙所带来的恐惧

“越远离我”

“你就越安全。“

我想起上一个暑假少年因为轻轻抱住我而惨死刀下的血腥场景

有些抱歉的朝他笑笑

他心底晓得,所以只是在身旁默默地看着

复习摸摸我的头

“还撑得住吗”

我点点头站起身

“别手下留情,那样的话赢不过的”

他自然知道我指的是九月期初

那个火色头发的双枪女人

少年善良,即使用刀也不忍心割开旧伤与动脉

“呜”

一声短暂悲鸣,随着刀刃内的弹簧发出的金属颤音

暑假的头颅惨白的滚在了我的脚下

未能和上的眼睛犹如晚霞...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记我这一次期末考试滑铁卢吧,期初考试加油。


假如生活欺骗了我,也好,反正他经常骗我,虽然说还不至于习惯的地步,但已经快要处变不惊了。大概是因为我之前都太过于顺利了吧,不管是考什么两年以来从来都不会掉出过年级前十,而且什么荣誉啦代表啦,写用什么小说或者论文稿件啊都常常中奖。大约是运气太好了,总有失意的时候。


因为这样的事情很多,遮盖住了自己全部的努力。几乎连带着自己的父母都完全觉得我不刻苦,而成绩对于所有认识我的人来说简直是理所应当。


直到前几日,生活跟我开了个大玩笑。


向来作文最高的我,语文考出了班上倒数第一名。对,高二最后一次考试,我就这样画上一个句号。虽然比不上九...

崩坏30题—7.里世界

今天双更~


#7、向里世界走去的人们


琪亚娜昏睡第四天。


黑发少女的眼底微微发青,她硬灌了一大口苦到发涩的速溶咖啡,继续守在路上突然捂着双眼昏倒的一直昏睡到现在的少女身边,外场由布洛尼亚和吼姆机甲守护,死士不会冲进来,至少先在这个地带是安全的。这个破旧的教室里似乎变成了崩坏所遗忘的角落。


或是你可以说,崩坏的邪神就是为了要让银发的骑士沉睡梦境中吧。


“琪亚娜,你快点醒过来吧...”喃喃着,芽衣握紧了琪亚娜略微冰凉的手。


少女仿佛沉浸在一个很熟悉的梦里,有点悲伤却又不想醒来,也许更像是自己的记忆深处。白雪皑皑下,隐隐约约的确实是小的时候长大的地方。远远地站...

崩坏30题—6.待樱开遍之时

考完啦!!!!

我回来了www


#6、待樱开遍之时


八重之樱飘落如粉雪卷起一团团动人的云气,霞光一样盛开在山林中的烟火村庄。就是那天,小小的巫女手起刀落,斩断了亲爱的妹妹的灵魂,献给无法逾越的神。


昨天才答应过凛要带她去看樱花的。要笑着对妹妹说:“看吧,那是如姐姐名字一模一样的花朵哦,很厉害吧。”明明是这样打算好的,山谷里可能轮椅不好推,那样的话背着凛走一天也没有关系。明明一切都规划好了才对。


失去妹妹的第二天,仿佛是做了一个冗长又疲惫的梦。八重樱如往常一样推开妹妹的房间的门,“哐”地一声一切自我安慰都见鬼去了。像是自己——也许都不是自己——从来就没有过妹妹。即使是现...

【崩坏学园II-30题】4、悲剧

☆姬子阿姨没死相信我

☆架空人物出没注意www


#4、崩坏一旦开始便注定悲剧


第三次崩坏发生的时候,无量塔姬子正在天台上和富家少爷约会,天空苍茫月色散淡,城市却灯火通明得像是天星映在了镜面上,确实是美景。对于姬子这样不常放松下来的神经是绝美的悠哉。然而雷电的征兆突如其来,天边撕破了面皮,炸出玻璃球一样破碎的轮廓。男人眉间皱起疑惑的问道:“那...是什么?”


红发的少佐一把拉过青年考究精细的领带,强吻上去。


“抱歉呐,约会,提前结束了。”


准时而来的助手熟练地为姬子披上沉重的军服,盖住约会时穿的着实华丽的晚礼服。她凤眼微挑且瞟了瞟遥远发生的崩坏。“如我料想的一样啊...

森林谎言【第十九弹】

☆)看完别打我,真的别打我,湄没死

☆)好久没更了的原因是因为在晋江上连载了,但是还是手痒想在这里发一下www

☆)结局是HE但是现在还是慎点全文比较好】】

☆)都没问题的话请不要大意的看吧~~


【第十九弹】


对于傀儡的使用,莱儿已经不陌生了。但是像刚刚那个行色匆匆的由勒,不对,是那个红发的少女。大概就是由勒的姐姐吧。那样拥有自我意识的傀儡,是要多高明的巫术与丝线才控制得了的谎言呢。莱儿凝视着那个身影消失的街角,迟迟没有抽开眼睛。鲤子托起她刚刚所用来观察湄的过去的水晶球,还没有燃尽的火焰在那个像水充斥满一样的空间里,跳跃摇晃着,折射出一种奇异的鎏光。


“莱儿桑,”鲤子看...

月考。

【好久没发暗黑系的高中生活了www】

"亏你还能撑下一年"

开学理了理已经非常平整的袖子,站在主席台上居高临下

月考踏步走了过来

在开学的面前像是一条狗一样谄媚

国庆作业才把我折腾到凌晨

却忘了今天又是挨打的日子

月考啊,他走过来了,站在我面前

伸手就是一个耳光,

右边脸慢慢肿了起来,红的发亮

头好晕,大概是因为熬夜循环吧

又是一拳,打在我的左眼上

眼球好像流血了,不过本来意识也就模糊了

天阴沉沉的,雨要下不下

小声的咳了一声,惨了

月考似乎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蝴蝶刀

"怕疼啊?"

一刀砍在大腿上,蓝色的校裤洇成绛红色

透出铁锈的气息

我用仅剩的一条腿站着,摇摇晃晃

"嘁,我可是...

崩坏学园II—30题 #3 鸢尾花的凋谢

崩坏学园II—30题【第三题】



(☆雷电芽衣黑化实在太强w

(☆30题大多数有点虐但是还是会有糖的w我最喜欢这一对了

(☆下一题有无量塔姬子出现哦~~~御姐大人太赞QA

~~没有问题的话就请看下去吧~【有玩崩坏的一起啊】


#3 鸢尾开放,随后凋谢


当鸢尾花张开柔软的花瓣,温婉的一如同伴的眼瞳,是快要结束的暮春。琪亚娜和雷电芽衣躲在一间较为安全的教室,还有布洛尼亚抱着吼姆坐在角落里。


“计算:云层积聚,显示电荷碰撞,一小时内雷阵雨发生概率为97.2%。”


布洛尼亚轻声打破了沉默。


明明是上午,却阴沉压抑的如同傍晚。压抑从天阴这段时间开始就收敛起温柔的大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