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八音。

我说过了吧。
我就是黑幕啊。
快点、快点把我处刑吧。

© 七海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崩坏30题—6.待樱开遍之时

考完啦!!!!

我回来了www


#6、待樱开遍之时


八重之樱飘落如粉雪卷起一团团动人的云气,霞光一样盛开在山林中的烟火村庄。就是那天,小小的巫女手起刀落,斩断了亲爱的妹妹的灵魂,献给无法逾越的神。


昨天才答应过凛要带她去看樱花的。要笑着对妹妹说:“看吧,那是如姐姐名字一模一样的花朵哦,很厉害吧。”明明是这样打算好的,山谷里可能轮椅不好推,那样的话背着凛走一天也没有关系。明明一切都规划好了才对。


失去妹妹的第二天,仿佛是做了一个冗长又疲惫的梦。八重樱如往常一样推开妹妹的房间的门,“哐”地一声一切自我安慰都见鬼去了。像是自己——也许都不是自己——从来就没有过妹妹。即使是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巫女大人,樱再也没有去看过樱花。


直到在溪泉边,遇见了浑身是血遍体鳞伤的卡莲。


“卡莲,”她说,“我叫卡莲·卡斯兰娜。”樱色的少女歪着头念叨了一下,旋即笑着说:“外国人呢,那,叫我樱就好了,卡莲。”银系的骑士仰脸,目光相触之时两人的脸颊都有些微微泛红。目送着樱拿起灵刀走出房间的背影,卡莲紧了紧手中已经有了裂缝的黑色匣子。阳光在这时照进了屋子,有一角小小的画上是圆脸双马尾的粉发女孩沉溺在满山樱花的笑脸,光影斑驳,那孩子似乎是笑着哭了出来。


初春纷扬的花叶在不远处的少女的身后化为同色的背景。


樱让卡莲住进了妹妹的房间,帮助负伤的卡莲扎好绷带,轻轻吟唱着村落里的歌谣,看着卡莲进入熟睡后颤动的纤长睫毛,少女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床褥上渐渐进入梦乡。


再后来的事太痛苦,樱也不想再记起。


被崩坏的意识吞噬之前仅存的灵魂在满山的樱粉中,映出卡莲用完好的那一只左手拖着犹大誓约的黑曜石长枪朝自己奔来的样子。少女靠在樱树下,莹蓝色的眼睛半睁着,显然已经不剩下多少力气了。卡莲冲过来巫女的面前,跪在一旁伏于樱身上,轻柔而有坚定的抱住了她。不管崩坏兽是否就要靠近,卡莲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


“樱,你看,樱花已经开遍满山了......”


卡莲战斗过的伤口仍然在汨汨的流血,但却故作轻松的挤出一个微笑。


“卡莲?”


“嗯?我在。”


“能...稍微...稍微靠近一点吗?”


“......诶”


听闻此话而俯下身去的卡莲亲切的感受到,唇上突然有柔软的触感温暖的富国,卡莲并没有移开,但只是愣着,盯住面前少女的脸在眼中放大又缩小。清香亦如樱花的味道,只是惨杂了些许血气。


“现在不这样做的话......我...我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樱...樱你不要说这种话......”


“突然有些感谢这个崩坏了......能够遇见汝......咳咳...”女孩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会保护你带你逃出去的...!”


少女并没有对生的希望,她最终的夙愿是在末日里静静地看着卡莲。


“大概要先离开了......吾之深爱之人...只愿汝在樱花满山之时仍然...记起吾......”


一行清泪,顺着少女的笑颜缓缓地碎在卡莲的伤口上。


崩坏兽一爪捏碎了那一树繁盛的樱花,叼起八重樱正在快速退去她的体温的生命体。心脏是这样砰砰跳着,活下去,为了樱,也要活下去。


树上的樱瓣散洒,淋在卡莲的身上。她于是一瘸一拐的行走,走向那崩坏兽带走樱的轨迹,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哭泣着明明是,却微笑着眯起了眼睛。


“真是神奇啊,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这样的心情。”


“樱,最爱的人是你。”


一定还会遇见的。一定。


骑士咬紧了牙关。


TBC.

评论
热度(30)